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2014贺岁篇 SEVEN 下+EIGHT 虫茧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2019-06-04 22:47:55

昆虫之所以是低等动物,是因为自愈能力远不如其他生命,即使是体表创伤也很容易死亡。所以昆虫对于火是非常惧怕的。


火圈燃起来之后,我稍微放下心来,从水靠中拿出一片奇怪的叶子,给自己嚼上,这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槟榔作用的食物,用来镇定心神。一边再掏出一瓶药酒,晃动着就往那怪虫身上撒去。


四周的温度上升让怪虫十分的紧张,它不停的扭动身躯,我把还剩一些酒的瓶子在火圈中引燃,往怪虫的瓦罐上砸去,瓶子粉碎,里面的剩酒瞬间引燃了里面的鸟绒。那虫子发出呲的一声叫声,不知道是叫的还是被火烤的,第一次从瓦罐里翻了出来。


虫子的下身很细长,爪子力气很大,身上着火开始在地上打滚,就像一只龙虾一样。我冷冷看着毫无怜悯,这种妖物还是早些死掉的好。


没等我喘定气,就在它的长脚开始被火烧的弯曲焦化,忽然那虫子一下凌空跳了起来。最起码有一人多高,猛的就跳出了火圈。来到我的我脚下。


我吓了一跳,立即后退,那虫子瞬间狂奔起来,冒着火一路朝我的脚爬来。


没穿鞋这种恐惧大上很多,好似龙虾一样的巨大蜈蚣朝你的脚趾咬过来,就算蹭到也是极恶心的。我猛的跃起,瞬间腰间的信蛇感觉到了我的危险,全部从腰部射出。


这一次直接是短兵相接,信蛇落地之后蛇头如弹簧一样瞬间刺出,咬住那虫子的身体接着身体猛盘绕上去。把它团团困住。


蛇身上全是药酒,一下四五条蛇都烧了起来,我落地猛敲击墙壁,把蛇撤退了回来,吐出嚼烂的叶子抹在蛇身上。把把弄熄灭。


却看少了一条。回头看,有一条信被那虫子死死钳住,那些爪子非常锋利,信蛇全身都已经破孔撕烂,体液四溅,顺着虫子和蛇不停的绞杀,五彩斑斓虫身上的火已经被蛇的体液压灭了。内脏都缠绕在身上了。而且能看到蛇的内脏全部都是泥浆状态,发着奇怪的黑色。


这虫子有腐蚀性的剧毒。竟然比信蛇的毒性更大。和要是用手抓,手直接就报废了。


这边的虫商竟然是抓这种虫子,应该有专门的器械,我回头四处去看,瞬间意识到那藤具商人,也许虫商一伙的,俗话说哪儿来的妖怪哪儿就有克星,这些虫子如果是在这山里被发现的,那这些藤蔓也许能克住它。


于是跳进火圈从对面跳出,扯出了一只藤筐。


那虫子爬上墙壁,顺着房顶房梁开始乱爬,我抬头就看到几只长脚在往顶上的茅草里钻,这要是被它跑了,后患无穷。挥手信蛇飞上房梁,剩下的三条蛇几个飞窜将虫子围住,我把藤筐咬在嘴里一下单手跳起勾上房梁,整个人借力就翻了上去。毫不迟疑把藤筐猛拍了过去。


那五彩斑斓虫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仰起的上半身再也没有那种令人恐惧的鲜艳感,被我一藤筐直接扣在里面,藤筐有缝隙,一下无数的脚从缝隙中刺了出来,被死死卡住。


我立即松手免得被刺掉,藤筐扭动瞬间掉落下去,掉进下面的火圈之中。那虫子整个扭曲,力量极大,把藤筐都整个扭了起来,但似乎它的足上有倒刺,藤条韧性极强,腿断了都拔不出来。


我正想下去给它最后一击,忽的却发现,在房梁上看去,房顶的茅草盖中,似乎有些奇怪的东西。我记得刚才那虫,正要爬向那里。


我仔细去看,只见茅草之间多为棉絮一样的东西,看着很像之前从瓦罐之中裹着虫子的绒毛。


心中警觉,便起身,房梁和茅草顶之间我只能半曲着,拨开那些草梗,我立即看到,一只发黑的小拇指,卡在这些“绒毛”之中,我用力扯了几下,茅草顶一下坍塌出一个大洞,两个几乎粘在一起的人头从里面滚了出来。


因为各种似乎是丝茧的东西缠绕,人头挂在了半空,我看到一起掉出来不光是两个脑袋,还有很多的烂肉和肋骨。


这些东西都已经溶化之后又粘在了一起,中间全部都是棉絮鸟绒一般的东西。我这才发现这些稻草也是碎片状态的。


这些东西掉落的同时,我自己退后了一步,以防里面有虫子跑出来,接过却没有。除了半溶化的人的尸体,似乎没有活物。


瞬间我想到了很多先前发生的事情,顿时吸了口凉气,暗叫不好。


两颗人头一看就是寨子中的居民,活人竟然可以全部都被咬碎“织”到茅草房顶里去了。这一定就是某种虫子的习性,而且还不是一只两只能做到的。


那五彩斑斓虫难道数量还不少,如此看来,这寨子里是闹了虫灾。


这里的居民不是死了,就是应该逃离出去了。


那么,寨子里肯定有很多这样的毒虫隐藏在各个角落。


我翻身下梁,那虫子仍旧没有从藤箱中挣脱出来,但是我不敢再用火去烧,怕这虫子断腿保命,以它的行动就算没腿也是极麻烦的。而是翻起一边的床板,对着藤箱就是猛的一拍,接着上去踩住床板直到下面虫子被压碎的嘎巴声不再传来。


窗外传来了闷油瓶的哨声,他已经快到那个哨站,不便折返。另一边凤凰的哨音就在房子外面响了起来,她已经到了。


我继续压踩床板,一边用哨音告诉他们情况,哨子无法传达那么复杂的信息,所以我只能大概告诉他们,寨子里有剧毒的虫子。要千万小心。


凤凰进来看到从房顶下挂下来的人的内脏和肋骨,就傻眼了。


我心中分析,这种虫子把人毒死之后,尸体的肌肉骨骼会逐渐软化,它们咬碎之后拖到房顶,用这种丝线粘起来,然后把四周的稻草粘回去伪装起来。


虫子虽然很大,但是两个成年人要全部被咬碎,也需要相当的时间,这里这么干净,显然做这种事的虫子不只两三只,可能有一群。


蛇祖完全没有解释,但凤凰看到了之后,应该就全明白了。这些人这点分析能力还是有的。


如果是这样,那之前进入到水寨之内的爪子他们,也可能凶多吉少。


“这狗日的是什么虫子,你把腿挪开让姑奶奶看看。”凤凰说道。


我踢开床板,底下的五彩斑斓虫已经全部都碎了。但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虫子的不一般来。


“我的妈呀。”凤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一边从怀中掏出一本东西来,问我道:“小鬼,你懂不懂洋文,你看看这个。”


“大字都不认识,还懂洋文?”我说道,就看到那是一叠纱草纸,用夹子夹在一起,上面全是洋文。“这是什么?”


“我刚在另一个屋里找到的,那屋子里应该住着几个洋人,东西还在屋子里,但是人不见了,衣服都是洋人的款式。”


“寨子里有洋人?”这倒也不奇怪,当时这边香格里拉的探险活动很频繁,不过如果有洋人遇害,那这事情最好就不要参与,后面会麻烦无穷。


我接过这叠纸,一下就看到,纸上第一页,就画着一张素描草图,就是这虫子的样子。


===不好意思,重感冒快要咳死了,之后5天的更新应该都是在晚上。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