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来人吓了他一大跳

唯美ai情 2020-01-21 16:46:38


几番交谈,姚素素完全抛却了陌生感与拘谨,嘴巴喋喋不休,嗓门又大,说一句就笑一声,开朗率性,逗得凌沫雪不停地笑。

“对了对了,我来的时候还抓了两只我养的鸭子,我是想给你们炖汤喝的……”说到这,她一愣,眼睛睁圆了,“咦,鸭子是不是没拿到厨房里杀?”

坐在对面的凌琦月一听“杀”字,小身了一激灵,警惕地望着姚素素……

姚素素拍了下手,起身往门口走,“我去看看,来的时候我放在外面的。”

“素素。”凌沫雪也跟出去。

“爹地,我不想吃鸭子。”凌琦月急忙对父亲说,“它们很可爱,杀掉太残忍了。”

“你可以不去看。”顾明煊摸了下她的头,继续看手机。

“爹地,大姨她找不到鸭子是不是就不会杀了?”

“嗯。”

凌琦月眨了下眼睛,低喃了声:“我希望它们变成天鹅,飞上天就抓不到了。”

她话音刚落,姚素素扯起大嗓门朝屋里叫:“鸭子没了,我的鸭子没了。”

顾明煊闻声抬起头,管家赶忙出去,边走边说:“不可能吧,放在外头不可能丢失的。”

凌琦月这次不好奇了,她举起手在父亲眼前晃了晃,分散他的注意力,“爹地,你看我,看我啦,我问你,鸭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顾明煊勾唇一笑,“鸭妈妈生呀。”

“也是像鸡一样孵蛋吗?”

“对。”

“那是先有鸭子生蛋,还是先有蛋变鸭子呢?”

“……”顾明煊这下顿住了,想了想,他说,“应该是先有蛋吧。”

“爹地,你不觉得奇怪吗?鸭子都没有,蛋又是哪里来的?”凌琦月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求知欲很强的小模样。

顾明煊有点为难怎么向她解释好了,因为讲得过于抽象或用基因解释,女儿根本理解不了。

于是,他拍了拍她的小手,微微一笑,“这问题你去问巴哥,他肯定会解释你听。”

“爹地,你偷懒了。”小酸菜鄙视了父亲一眼,“你故意在我跟前拉低智商。”

“呵呵……”

顾明煊笑了笑,刚想好好向女儿解释,凌沫雪走了进来,“酸菜,鸭子呢?”

“鸭子?”凌琦月一下子蹦到地上,“鸭子变成天鹅飞走了吧。”

“酸菜,有人看见你曾经玩过鸭子,为什么现在没有了?”凌沫雪紧紧地盯着女儿的眼睛。

凌琦月觉得自己无法逃避母亲的窥探了,别转身,她往楼梯上跑,“爹地,妈咪,我去看书了。”

凌沫雪好笑着对丈夫说:“鸭子肯定是女儿藏起来了。”

正说着,姚素素在外头叫起来,“沫雪,找到了,找到了!有人把鸭子放进游泳池里去了。”tqR1

“噗……”顾明煊笑出了声,“女儿干的。”

晚饭时间快到时,凌景琛和司马晴惠一起来了,看到大大咧咧,笑得异常开心的表妹,凌景琛倒欢喜地摸了摸她的头,“不错,看你这么开心,哥哥我放心了。”

司马晴惠瞧着姚素素的身板,眼底闪过一丝鄙夷,虚以委蛇地对她淡淡一笑,只说了句,“你好。”

姚素素想上前想拉拉她的手,她急忙往旁边错开一步,故意挽住了凌景琛,虚情假意地说:“你明天可以去我们那边玩,我会烧菜你吃。”

姚素素尴尬地收回手,呵呵笑着,“好的,谢谢嫂子。”

晚上的酒菜很丰盛,姚素素虽然胃口好,可这么多人围坐在桌子旁,她也察颜观色,学着凌沫雪的样子慢慢吃。

陈怡兰知道她胃口好,所以就让佣人不停地给她挟菜,凌琦月也把自己喜欢的炸鸡腿给了她。

晚餐结束后,司马晴惠靠近凌景琛轻轻地说了声:“你表妹真会吃,难怪长得这么胖。”

闻言,凌景琛眉色微动,扭头不满地看了她一眼。

今晚顾欣妍又没有回来,因为米家二老说想去香格里拉看看,慌得米志博立刻去求她,顾欣妍也很苦恼,因为她已经把那幢房子挂出去卖了。

换了钥匙后,米志博已经无法进去,眼下父母想去,他只能恳求顾欣妍,“给我一把钥匙行吗?”

顾欣妍没好气地瞪着他,“这么长时间没人打扫,里面积了灰尘,你父母进去不怀疑吗?”

“那怎么办?”

“你想办法让他们在酒店再住一晚吧,明天再去。”

“谢谢欣妍。”

米志博这一次算是清楚看到顾欣妍善良的一面了,心里极为感动她这两天配合自己演“戏”,让他父母享受了天伦之乐。

说通米母之后,晚上大家又在酒店里吃晚饭。

米容星开始想念姥姥和凌琦阳兄妹俩了,所以情绪一直不佳,连饭都不想吃,嘴里嘟哝着:“我想回姥姥家。”

顾欣妍正给米母挟菜,听到儿子的话,她笑微微地说:“星儿,你先陪爷爷奶奶把晚饭吃了,吃完之后妈妈再带你看看姥姥。”

米容星这才点了下头,端起碗开始不停地吃。

米母欢喜地看着孙子,笑了笑说:“我会做很多甜点,欣妍,过两天就是星儿的生日,明天我回家给星儿做些甜点出来,我们就别在酒店吃饭睡觉了,还是回香格里拉住的好。”

顾欣妍点点头,“好的,妈妈,只是这两天工作忙,家里一直没怎么收拾,菜也没有买,所以在酒店吃方便,而且酒店也有我们的专用套房,我都习惯呆在这儿了。”

“不一样,家就是家,这儿再高级奢华也没有家的感觉。”米母说。

米容星突然插了一句:“那儿也不是家了,我爸……”

“星儿!”米志博快速打断了儿子话头。

米母奇怪地望着米志博,“怎么了?星儿说错什么了?”

“妈,主要是星儿一直呆在我妈妈家,他那边住的时间少呢,不喜欢去。”顾欣妍急忙解释。

“对对,妈。”米志博附合着点点头。

米容星自知失口,低着头不吭声了,米父一直没怎么说话,但一双眼睛倒时不时抬起来看他们夫妻两眼,似乎感觉他俩这一次过于拘谨有礼了。

儿媳妇谨慎有礼有节,儿子处处小心翼翼,跟往日大有不同。

心里正疑惑着,包厢的门突然打开了,米志博扭头一看来人,脸色大变……

姜蔓丽?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