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高考结束了那么多年,恍若在昨天,吓我一大跳

闲云野话 2019-07-04 00:09:59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

这个对太多人太重要的日子,自己却感觉云淡风轻、事不关己了。

仔细想想,这样的说法,确实有点不负责任,因为自己也轰轰烈烈的经历过。

屈指一算,我参加高考那年已是十五年前了。人生能又有几个十五年。

那年,正值非典。全体高三学生都被强制性的封闭在校园。虽然高三学生本来就是要封闭学习的,但那一年的封闭实在是太“封闭”。非典太恐怖,像魔鬼一样勾人魂魄。加上当时传闻众多,街谈巷议一个比一个吓人。谣言已经成了另一种“非典”,足可以吓死人。或许大家想,待在校园里,哪怕考不上还能活下去;走出校园,就是死路一条了。这种生死考验,也让大家稚嫩的小心脏有了些许颤抖。当然,在高三学生面前,这都是小儿科了。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活着就得去高考啊。现实很残酷。其实,这种生与死的逻辑一直普遍充斥在人们的生活中。

那年,高考提前。在2003年以前,高考都是每年的7月份进行。2003年第一次提前到2006年,从此就固定到6月份了。其实,这个提前与非典无关。应该主要是考虑到天气因素,因为7月份是全国的暑季,高温酷暑,会给心理压力大的考生热上加火。虽然提前了一个月,对学校老师和学生都有很大影响,复习计划打乱了,备考时间变少了,等等。其实,大部分考生是偷着乐的,早考早结束吧,别折腾了,你懂的。

那年,题目很难。毫不谦虚的说,我是一个尖子生,当年常驻火箭班,是年级的前几名(但各种现实都表明,走向社会后,并无尖子生之说,因为校园里的学习只是皮毛之皮毛,社会才是你终生的否定之否定)。遗憾的是,那年的高考题目实在是太难了,让我这个尖子生直接折戟沉沙(或许我只是伪尖子生)。特别是数学,可以用变态难来形容。我记得在重庆吃火锅时,选辣味的程度,最辣一个等级是菊花开。以此类推,那年数学题的难度就是脑仁开。这种难度,对我们那一届的考生来说,直接导致精神错乱。总之,我们是坚强的,虽然失去了脑仁,但靠头皮也顶下来了。

那年,已是昨天。说昨天,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已经过去了。考试是千百年来最稳定最靠谱的选材育才方式,没有之一。高考对人生太重要了,直接关系到前途命运,这是最重要的人生关口。每个高三学生都顶着巨大压力,点灯熬油,寒窗苦读,就连家长也都跟着遭罪提心吊胆。不管怎么样,这是昨天的事了。终于过去了,天下人都为你松了一口气。再一个含义是,时间并未走远,恍若昨天。这含义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想想都后怕,还是别想为好。

最后,让我们这些不参加高考的社会人,一起为考生祈祷吧,祝你们:考试成功,金榜题名。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