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玩命逆行、漂移、插脖、凌空跳...共享单车连连出事!索赔866万,ofo拒绝背锅!

法拉理 2019-12-19 08:46:30

点击「法拉理」关注我哟

☀ 广州市广播电视台权威法务平台  关注我们妥妥没错!

编辑:桐仁




庭审现场


9月8日上午,国内首起12岁以下儿童骑行共享单车死亡索赔案,于上海静安法院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ofo公司表示不接受原告提出的所有诉讼请求。该案将于近期正式开庭。


记者从法庭上获悉,上海11岁男孩在使用ofo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身亡。事发当天,男童与其他三名儿童每人按开一辆ofo机械锁共享单车,然后一起骑车上路,进而遭遇交通事故身亡。死者父母将ofo小黄车公司连同肇事方、保险公司诉至法院,索赔866万余元。



原告:ofo机械锁存在重大缺陷


原告诉称,他们的儿子高童(化名)今年11岁,系上海某小学四年级学生。2017年3月26日下午,高童与同行三位小伙伴在弄堂玩耍时,将一部虽已锁上,但密码未打乱的ofo共享单车成功开锁,其余三个小朋友每人将一部ofo共享单车相继解锁成功,随后四人一同上路骑行。


当日13时37分许,四人骑行至天潼路、曲阜路、浙江北路路口时,高童与司机王某驾驶的号牌为沪D57982大型客车相撞,致使高童倒地并从该大型客车前侧进入车底遭受挤压、碾轧,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事故现场


经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认定王某驾驶机动车在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向左转弯时,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


高童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故认定肇事客车司机王某负该起事故次要责任,受害人高童负该起事故主要责任。


原告代理律师表示,虽然事故认定书认定受害人高童负主要责任,但高童不足12周岁,而ofo小黄车公司投放于公共开放场所的ofo共享单车疏于看管,且该车辆上安装的机械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原告认为,机动车一方虽然经认定在本次事故中负有次要责任,但更重要的是ofo小黄车公司,其以在公共场所向不特定的对象投放ofo共享单车作为运营方式,并通过该运营方式获利。ofo小黄车公司理应承担车辆所有人应负的义务,但该公司在其管理的ofo共享单车存在重大缺陷的情形下,怠于履行管理义务,这是造成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


因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ofo小黄车公司立即收回所有ofo机械密码锁具单车,并更换为更为安全的智能锁具;判令ofo小黄车公司向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616432元以及精神损害赔偿金700万元。同时,请求判令司机王某、肇事客车租赁公司、保险公司向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493145.6元以及精神赔偿金50万元。


ofo:质疑受害人以“非正常的程序”开锁


在当天的法庭上,四名被告均表示认可原告起诉的事实以及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但对于诉讼请求,ofo小黄车公司不同意原告针对其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ofo小黄车公司在发表答辩意见前,首先对原告的遭遇表示慰问,称公司对原告之子发生的交通意外事故感到遗憾和痛心。


对于原告提出的要求ofo收回机械密码锁具单车、并更换为智能锁具,ofo小黄车公司认为这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并且与原告没有直接利害关系。


同时,ofo小黄车公司称该事故中,交警部门认定司机王某没有确认安全通行,且受害人高童未满12周岁违法骑行自行车上路,并逆向行驶,并没有认定ofo小黄车公司有任何的事故责任。


“涉案自行车经司法鉴定处于正常状态,不存在任何过错。”ofo小黄车公司称,公司在注册、使用、宣传、推广等过程中都有尽到“12周岁以下儿童不准骑行”的提醒义务,并且质疑受害人高童以“非正常的程序”对ofo小黄车进行开锁并骑行。


对此,原告出具了一份公安机关对同行小伙伴刘某的笔录,显示刘某曾表述称,他们骑行ofo小黄车系自行打开了机械锁,没有进行手机扫码,也没有获取到相关密码。ofo小黄车公司认为该证据在内容上没有明确提到受害人高童的开锁过程。


专项调查:ofo车辆未锁的比例普遍较高


在原告的证据中,还有一项调查结果值得注意。证据显示,在2017年3月30日,由北京等地的一些共享单车志愿者发起的针对ofo机械锁漏洞问题专项调查中,发现车辆未锁(包括未挂锁、未打乱密码)的比例普遍较高。以上海为例,在所调查的240辆ofo车辆中,未锁的有55辆,占22.9%。


原告代理律师还搜集了部分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单车发生事故的案件报道,并做了相关统计,结果如下:仅2017年1月到2017年7月,媒体公开报道的23例未成年人骑乘共享单车安全事故的案例中,因车锁未锁及儿童自己解锁的有9例,占39.13%;开锁原因不详的有10例,占43.48%;涉及ofo品牌的有19例,占82.6%。


“大量存在于公共场所使用机械锁的共享单车,对儿童造成了巨大的诱惑。”原告律师师表示,儿童身体和智力尚未发育完全,风险防范能力较弱,没有锁好的共享单车对儿童的使用误导和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上述这组证据,ofo小黄车公司当场表示不认可。



此次事件尚未结束,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共享单车面世以来,骑车发生意外的悲剧已发生多起。


骑共享单车斑马线遇出租车

少年被撞飞,口吐白沫



据“珠海交警”8月1日消息,6月12日下午2点,一辆出租车沿珠海情侣南路南往北方向行驶。


当行驶到仁恒滨海中心对出路段时,前方红绿灯转为绿灯,司机邓师傅脚踩油门准备通过路口,前车轮刚刚驶出路口斑马线,只见一辆黄色单车从左边窜出,邓师傅紧急刹车但为时已晚,“嘭”的一声,两车相撞,小黄车瞬间倒地,骑行者被反弹两三米高,随后沉闷“咚”地一声,跌落地面。


监控视频


倒地的骑行者明显被撞不轻,在地上开始抽搐,口吐白沫。邓师傅和乘客慌忙下车报警并拨打120。拱北交警接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


交警在勘查现场时发现,这位骑行者是个少年,上身穿红色衣服,他骑的是小黄车。不一会儿120赶到现场,迅速将倒地抽搐的少年送往医院抢救。


涉事出租车


少年被送往医院救治,由于伤势过重,一直在重症病房抢救。事故发生后的第六天,少年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本次事故,交警给当事人双方都给了一定的责任:


• 出租车虽然没有冲红灯,但邓师傅驾驶机动车准备通过路口时没有观察路面情况、未按操作规范安全文明驾驶且行经人行横道时未减速行驶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和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是导致此事故发生的一方面过错行为。


• 从视频中看到,黄某骑共享单车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路口未按照交通信号通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是导致此事故发生的另一方面过错行为。




男孩骑共享单车玩漂移摔倒身亡



6月18日下午6点左右,在河南郑州市西三环汝河路向西200米的东冯湾北跨渠生产桥上,4个小孩骑ofo小黄车练漂移,由于车速过快,其中一个年龄大概十二三岁的男孩摔倒身亡……



事故现场



据报道,死者姓王,今年12岁,上小学六年级,跟着三名小伙伴骑着小黄车在路上玩耍时,不慎摔倒。他从地上爬起后,扶起地上的小黄车推着向前走了几十米,随后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120急救人员赶到后,该少年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现场有围观群众说,事发前,曾看到4名男孩在路上骑车来回跑,因此处路段有坡度,车速过快时很容易发生意外。另知情人称,小孩把共享单车破解打开,在下坡路练漂移造成悲剧。



尤其是未成年人在使用共享单车时,造成的意外案例更是比比皆是。



△天津一个9岁男童在骑共享单车时,车把插入脖子。 图片来源:天津日报


△一个男孩凌空跳车,让单车自动滑行,单车砸在一个正要去送餐的小哥电瓶车上。来源:看看新闻


△日前,在合肥一小区内,一名10岁男孩骑共享单车时,不慎将右脚卡在了单车的脚蹬处,疼痛难忍。截图来自看看新闻


△3月29日,一个小孩骑着共享单车穿越街道。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一名小学生放学后在路上骑共享单车。北青报记者 袁艺摄


△河南郑州一儿童骑共享单车冲下5级台阶 图片来源:天津日报



△资料图。小学生破解共享单车密码 截图来自深圳高清 



惨案一次次的发生,究竟是家长的监管不力,还是社会责任的缺失呢?从网络游戏到共享服务,近年来受害方要求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呼声日益突出,那么像共享单车公司这类平台企业的社会责任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认为:

厘清共享单车平台的法律责任,至少需要从交通事故责任、共同侵权责任及是否尽到安全警示义务三方面来分析。


回归到上海11岁男孩骑车逆行被撞身亡的案件中,首先此案是一起交通事故,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只针对肇事双方,而共享单车公司显然不需要承担交通事故责任。


本案中受害者父母将共享单车公司与肇事方一同诉至法院,主要是想追究共享单车公司的连带责任,也就是共同侵权责任。但共享单车公司作为共享单车服务的提供者,其承担共同侵权责任的前提是产品质量出现问题。“也就是说,共享单车公司提供的共享单车服务首先需要保障消费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如果车辆本身没有安全质量问题,共享单车公司很难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

要避免将企业的法律责任和社会责任混为一谈。如果在司法中判决企业承担法律之外的社会责任,可能对企业不公平。


法律责任就是企业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的边界,而企业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更多体现在道德层面上,而且没有上限。在企业的经营管理过程中,不能强制要求企业表现出极高的道德品质,也不能支持企业只依法而不顾道德,二者应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综合来源:正义网,澎湃新闻,焦点访谈等等)






【相关精彩文章索引】

▶ “绊摔抱娃女”终结:两种焦虑的共振!

▶ 绊摔抱娃女:警察不能只训练技能,不训练思想!

▶ 震撼!为使命,广东首次举行公证员宣誓!

▶ 单恋8年遭拒就能杀人?“备胎”的苦谁又能知道······

▶ 一张“夺命床”背后的最大风险!“共享床铺”只是拆这么简单吗?

▶ 拍警奔驰女终于发声!你骂对人了吗?执法者和网友都该守的规矩!

▶ 70年不让卖!打沉的是楼王还是炒房者?买房|租房 的抉择!

▶ 史上最恐怖“冻房”模式来袭!韩世同:广州应该淡定······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