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1999年恋童癖的欢乐儿童频道卡登利21台

奇闻灵异事 2019-06-21 04:52:21

在2011年9月19日,一名加拿大网民在他的网志上发布了一篇网志,网志讲述了他在1999年,曾经看过的一个恐怖儿童台的经历,并怀疑由一名变态儿童杀人犯开办的。他在之后几年,仍然并不定期更新他和警方合作的经历,但可惜起初得到的回响并不热烈。 

但在2014年7月7 日,在Youtube突然多了一个和故事中同名的儿童台Caledon Local 21,里头有很多和故事中相同情节的卡通片。纵使很多人相信那个Youtube Channel是捏造的,但它的确引起了很多网民对1999的关注,而且有不少住在故事中的小镇的人走出来,说那个恐怖儿童是真实存在的。 

我们先不论它的真伪,现在让我们先一看这名加拿大网民的恐怖童年经历。 

那年1999… 

还记得那时候,我仍然是一名天真烂漫的5岁幼稚园生,每天都傻傻地留意著画在黑版上的日历,满心期待每一天的来临。那一年,我提心吊胆地捱了一星期,终於掉落了第一颗幼齿。同一年,我乘坐了人生第一次飞机,首次享受去旅行的悠闲滋味。那时候,我过著和大部份美国小孩一样的无忧无虑,幸福愉快的童年生活。 

但可惜在同一年,我童年每一点天真都被在半年内,被一个邪恶的儿童台完整地破灭,而且永不复存。 
痛苦的记忆就好像被灼伤的疤痕般,深深刻烙在我的脑海里,怎样竭力去抹也抹不掉。这些痛苦的记忆都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源头,一个只有最灭绝人性的恶魔才可弄出来的儿童台。 

在1998年,宠物小精灵Pokémon是全球最热播的一套卡通,同时也是我们所有孩子的生活主题,Pokémon卡通、Pokémon游戏、Pokémon贴纸、Pokémon卡…几乎身边每一样东西都可以扯上Pokémon。每天放学回家,我都会立即守候在电视旁,等候5点播放的Pokémon。但不幸的是,我爸爸每天5:30也要看黄昏新闻,这意味住我每天只能看半集Pokémon,这点使我每天也过得很郁闷。 

最后在1999年1月,我爸终於忍受不了我每天在他的耳边喃喃抱怨,在我的房间安装了一台旧旧的电视,那种笨重而且画质恶劣的旧式电视,让他可以静静地看新闻。但讽刺的是,那台电视旧得调不到去播放Pokémon的儿童台…但我依稀记得我当然没有抱怨太多,因为一个小孩可以自己拥有一台电视已经是一件很酷的事,足以在同学面前炫耀好几天。 

那天,我用5岁小孩的脑袋,研究了那台电视一整天,总共发现了20个电视台(这点对於香港人来说有点不可异议),但颓丧地发现只有第2台(TVO kids)才是给儿童看,其他台播的都是一些给大人看的沉闷节目。 

直到4个月后,我发现了神秘的第21台。 

那天是4月1日,那天学校放假,我无聊透顶地留在家中,心不在焉地拨弄电视遥控,奢望会有一个电视台会播Pokémon。当我按到第21台时,我和爸爸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那里多了一个电视台,而且更是一个儿童台来的!那个台叫Caledon Local 21(卡利登21台),Caledon是在我家附近的一个城镇,按我爸的说法应该是一个地区电视来。 

那个神秘电视台的画质非常恶劣,雪花四散,而且播放时间很古怪,只会在每天下午4时至9时播放。那时候年幼的我还未看懂那个电视台上的节目,但随我年纪渐增,每当我回想起那些奇怪的情节,便愈觉得心寒。 

以下的表格写了我隐约记得当时在卡利登21台看过的儿童节目内容,但事先声明,部份内容可能会引起你们不安∶ 

(1999年4月) 
笨蛋Booby,第6集「一起吧!」∶ 
笨蛋Booby是一套简陋得可怜的儿童真人秀,整套真人秀没有小孩、没有木偶、甚至没有主持,每集只有一只叫Booby的成年男人手由一张桌面伸出来,桌面放了一张鲜红色的桌布,而背景是一幅潮湿霉烂的黄色墙壁。 

笨蛋Booby每集只有5分钟长,内容大至讲述这只叫Booby的男人手每集都会遇上不同物品或情景,例如我那时观看的那一集是讲述Booby试图打开一 瓶番茄酱,但可能由於Booby没有眼睛的关系,它(还是他?)只会猛力地敲打瓶子底部。 

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3分钟,直到另外一只手(其实属於同一人)也走来帮手。它对Booby说∶「一起吧!」,之后一起猛打瓶番茄酱(….)。一会儿后,终於有少许番茄酱由瓶口溅出,喷得桌布都是红色酱汁。其后镜头慢慢聚焦在Booby,之后就宣告剧终。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12集∶ 

即使事隔多年,每当我想起这套真人秀仍然觉得很毛。这套儿童节目的主持人是一名自称「熊先生」的中年男人,他每次都穿著同一套棕熊服装和戴著一个棕熊头罩。在每一集Mr. Bear’s Cellar,熊先生都会有不同的「嘉宾」(主要都是小孩)来到他的地窖「玩耍」。 

由於记忆太深,我现在仍然清楚记得我看过第一集Mr. Bear’s Cellar的诡异内容∶画面开始时,镜头拍摄住熊先生坐在一张餐桌前,独自玩跳棋(注:和笨蛋Booby同一张桌子来的)。 

一会儿后,房子的大门传来电铃声,坐在木椅上的熊先生闻声立即放下手上的棋子,急步走到门廊,打开木门。木门打开,展示出两个小孩子的身影,一男一女,貌似姐弟,而且不会超过8岁。 

我记不起熊先生对那对孩子说了什麼,但好像是一些寒暄的说话,之后便带领他们房子的地窖。通往地窖的阶梯长而昏暗,看似地窖的位置挖得很深。地窖很宽阔但却只有数盏油灯照明,而且家俱的放置也古怪得很,有种七零八落的感觉。 

接下来,节目就播放著熊先生和这对姐弟玩耍,欢喜地唱歌跳舞的片段,途中熊先生和他们说了很多话,但可惜我一点也想不起来。节目最后影著那对姐弟躲藏在衣柜内,而熊先生则在外面努力寻找他们。 

1999年5月」 
汤与汤匙(Soup and Spoon)∶ 

其实我好一阵子都没有再看过卡利登21台,毕竟由上面的描述都看到,那些所谓的儿童节目是多麼荒谬和怪异。大约在5月中,我因为太无聊的关系,再次转到第21台,而这次它播的却是另一套怪异的儿童节目「汤与汤匙」。 

那节目大约一个半小时,画面只有一罐罐头汤和一支汤匙,它们分别有麻绳绑住,吊在半空中,背景仍然是熊先生的地窖。 

整缉节目就是有人在背后用绳子摇晃它们,前前后后,左摇右摆,上演一些你追我跑的老掉牙情节,唯一比较有趣的是汤匙不时叫喊「要吃掉罐头汤」。这些无聊透顶的剧情大约持续了一小时,之后画面猛然一转,7个小朋友突然出现在镜头前,他们坐在Booby那张长餐桌前,每人前方都有一碗白色的汤。他们的样子扭曲而复杂,少数迷茫,多数恐惧。镜头后方传来一把尖音的男人声「汤匙匙匙匙匙匙匙,准备好了吗?」,之后便毅然结束了。 

「1999年6月」 

这次又是熊先生。 

6月夏天刚至,热浪袭人,我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看卡利登21台。直到有一晚,我在我朋友的家留宿一宵。当晚玩耍时,我不经意提起卡利登21台那些奇怪的节目,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在朋友怂恿下,我们决定打开电视看看(他的房间也有台独立电视),碰碰运气,而且也给我们碰到,熊先生的面具又再次出现在萤幕面前。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23集∶ 

这一集在当时弄得我和我的朋友按著肚哈哈大笑,因为这集熊先生不时爆出一些粗言秽语出来,那时粗口对於年幼的我们来说是一些很新奇而刺激的玩意来。但现在每当我回想起这集情节的隐藏讯息,仍然吓得我冷汗连连。 

画面开始时可以看到熊先生一边拿著摄影机自拍,一边慢慢爬出地窖的楼梯,而且口里不断碎念念。好像在挽怨什麼不快的事。之后镜头黑x了一阵子,当回复画面时,可以看到熊先生站在自家正门,和一个大约11岁的小男孩争论什麼似的。 

我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只知道那个小男孩愈说愈激动,气得面红耳赤,颈子通红,声线也愈来愈高。他好像说已经很晚了,他的妹妹要回家了。之后,熊先生大声喝叱道:「你他妈的滚出去,你没有被邀请来!(你死捻开啦,无捻人叫你过来啊!)」阴沈不怀好意的声音由面罩后方传出,吓得那个男孩当场哆嗦了一下。但那个男孩很不甘心,边爬上楼梯边说要叫警察过来。 

听到警察这两个字好像刺激了熊先生的主神经,他立即一个箭步,用他庞大的身躯扑向男孩,而那个男孩却都吓得尖叫起来,想转身狂奔,这时候节目也毅然结束。接下来数十分钟,卡利登21台只播放著黑白雪花。 

笨蛋Booby,第42集「玩剪刀!」∶ 

大约数天后,在一个滂沱大雨的下午,我又再次打开卡利登21台。我起初以为那一集是给大人看,因为情节真的颇血肉横飞。一直以来,我都好奇剧集中喷出来那些血属於谁,但近来我开始推敲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警察的追问下,我恍然大悟才猜到那些鲜血是来自那个找妹妹的小男孩。 

那一集除了原本那只皮肤粗糙的男人左手Booby外,这次他的右手也出场,右手的尾指绑了丝带,Booby说她是Booby的女友。`在影片的头数分钟,Booby拿著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在四周左穿右插,凌空疯狂挥舞,而Booby的女友则在原地摇晃。不久,桌下伸出了另一只手,一只幼嫩白滑的小手,那只小手不断猛烈颤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突然,萤幕后方传来一把低沈的男人声说:「各位小朋友,剪刀是非常危险,所以要握稳它们啊!」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很快,Booby的女友一手紧抓住那只小白手的手臂,而Booby则张开生锈的剪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刀剪下去,小手拇指上的嫩肉立即被剪成两折,发生肌肉撕裂的剪肉声,鲜红色的血液由裂口源源不绝地喷出,我清楚听到桌椅下传来一阵模糊的惨叫声,幼嫩的惨叫声看似是来自一名小男孩。 

无论是Booby还是他的女友都没有理会小手的惨状,任由血液溅射到他们「身上」。Booby没有给男孩喘息的机会,迅速地在他的伤口再剪一刀,这次可以清楚听到手指软骨碎开几片的咔咔声。这已经远出我的接受能力,无命似的把电视关掉。 

虽然节目真的很恐怖很呕心,但我没有告诉我的父亲半点关於21台的事情,因为害怕他会因此禁止我再看电视。 

(1999年8月) 

自从那一集Booby后,我就再没有看卡利登21台了。但到8月时,我的好奇心又再次萌起,纵使Mr. Bear’s Cellar的内容很怪异而且有粗口,但却对我有种独特的吸引力,我好一段时间以为它只是青少年节目。最终,我趁我老爸忙碌时,再次打开21台。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28集∶ 

明显地,这一集的熊先生播放了足足一个月,因为有充足的时间被警察记录下来。这一集的熊先生再没有那些怪异的情节,整集只有熊先生面对镜头,坐在椅子上,对观众说话,说起来时故事压低声线,有种虚伪的温柔。 

「你好啊!小朋友,想不想探望一下我熊先生的地窖呢?如果想的话,就写信给我啦!」之后镜头映向一张卡纸,上面用色彩缤纷写了一个颇近我家的地址,之后一整集就停格在这个画面上。 

而你们猜到我当时做了什麼愚蠢的事情吗? 

我寄了信给熊先生。 


「致亲爱的Elliot,很多谢你的来信,很高兴听到你想来我的地窖!我们可以在地窖一起玩游戏、一起看电影,甚至一起走到森林露营呢!是啊,Booby也是住在我的地窖里,它可是我熊先生其中一个最亲近的好朋友来!快点来我的家啦!我急不及待一一介绍我的好朋友给你认识!他们都很好人很温柔!地址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卡利登镇( 余下被警方要求删去 )。爱你的熊先生上」

在寄出报名信一星期后,我便收到熊先生的回信(比较惊讶的是,直到现在信件也在我的抽屉内,上面清晰地写住1999年8月19日)。当我给我的父亲看熊先生的回信,他欣然点头同意并应允驾车带我去「熊先生的家」。主要原因是他当时根本没有正眼看过卡利登21台的「儿童节目」,误以为它只不过是寻常的儿童台罢了。

直到现在,我仍然讶异当时父亲为什麼会想也不想便带我去一个如此陌生的电视台,当然,这个草率的决定也让他多年后仍然心有余。

我们到了那里「熊先生的家」后,发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警察很快便开始介入,之后是我被逼接受无尽的质询,而父亲也被逼看一大堆令人战栗的照片…

我会在短时间内尽快和大家一一讲述的了。

「网志更新: 11年9月21 日」
很多网友追问我1999年究竟发生了什麼事,大家放心,我会慢慢和大家讲述,要一口气写那麼多字是很吃力的!

我爸照住回信上的地址来到卡利登镇。卡利登镇原本已经偏僻荒凉,但熊先生的家在卡利登镇更加边缘的角落,在一块大草原的角落。我还记得那栋房子即使以90年代的标准来说,仍然非常残旧,剥落的外墙看似失修已久,宛如战前建筑物般。顺带一提,它所有的窗户紧密封上,并且用窗帘遮住,从外头完全看不到里头的状况。

我和我的爸瞪大眼睛,用不敢罝信的目光望著眼前这栋残破的建筑物,我爸还不时翻查信上的地址,心中讶异这栋如此可怕的房子竟然是儿童节目的录影厂。仿佛为了解答我们的疑问,就在此时,房子的木门被打开,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由屋内走出来。

如果这是一部恐怖故事,走出来的应该是熊先生本人,但现实中,那名走出来的男人却是一名当地的警官。

那名警官看到我们父子二人,脸色立即一沉,并追问我们来访的目的。当他听到我用满心期待的语气问他这里是不是熊先生的家,他原本已经发黑的脸庞变得更是沈重,咕噜地说∶「我的天啊!」

之后便一把拉开我的父亲,两人躲在树木后窃窃私语。一会儿后,我爸由树后走出来,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我马上回到车厢内,之后便全速驶离卡利登镇。在回家的路上,我爸没有说过半句话,而我也不敢问他,凭藉5岁的直觉只知道有不快的事发生,无谓多问。

那日之后,卡利登21台消失在电视频道上,我爸再也没有提起当日的事,而那个古怪的熊先生也慢慢淡出我的记忆。直到我13岁时,我有一天毅然记起儿时一个古怪的儿童节,当我追问父亲时,他立即眉头深锁,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娓娓道来说出真相…

1997年7月至1999年8月,在安大略省区域一带的电视频道突然出现了一个未经注册的儿童台-「卡利登21台」。由於这个电视台采用信号比较弱的频道,所以当时只有旧式电视才可接收到,而这也是大部份家长会送给小孩子的型号。

据悉,这个电视台只由一名身分神秘的中年男子经营,他在节目自称为熊先生,同时是左手Bobby,也是电视台唯一的摄影机。这个男子一直隐居在卡利登镇的一栋农屋(也就是我和我爸看见那一栋),即使是镇上的人也很少看到他,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想「熊先生」成立21台的原因大家也心中有算,熊先生把由街道绑架回来的小孩,锁在地窖内,供他淫乐。但有别於其他恋童癖犯,熊先生采用另一种更疯狂和变态的方法,来维持他扭曲的性欲∶他籍由强逼/诱使那些受害儿童帮他拍儿童节目,之后再由电台诱拐其他小孩过来,再把他们奸淫,周而复始。

但就在我们到达的前一晚,早已注意到21台异状(但他们想不到真相是那麼可怕)的警方决定开始行动,而熊先生因某些原因,也注意到警察的追踪和监视,於是毅然决定半夜卷席而逃,这也使我可以侥幸逃过一劫。

「网志更新:2011年11月9日」

对不起,因为某些原因,我好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和回覆你们的电邮。但无论如何,让我总结一下我在这数个月来找到了什麼。

在10月时,我回到了那栋「属於熊先生的木屋」。现在那栋木屋已经被两名妇人买了下来,合资改建成一间日间托儿所(这点还真讽刺),丝毫看不出它过住疯狂血腥的历史。现在让我回答一些你们的来信。

问:还有谁人看过卡利登21台?
答:我很确定还有部份人曾经看过卡利登21台。我曾经在Google搜寻过关於21台的资料,发现除了我,在一个叫Neoseeker的加拿大论坛也有帖子讨论卡利登21台,甚至有一名叫iamreallife的网民举出了一些连我也没有看过的节目:

堕落天使的日常(The Fallen Angel and Life):大致讲述一名看似很焦虑的男人在镜头来回踱步,不停说要在撤旦现身前供奉它,否则后果不堪切想。

用灵魂涂画(Paint With The Soul) :纯粹一名男子在漆黑一片的森林漫无止境地漫步,说著一些奇怪的理论,基本上没有什麼特别可言。

问:想问熊先生,或者那个穿著棕熊服装的男人现在在哪儿?

答: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变态汉现在在哪,甚至连他是生是死也不清楚。当我下一次再遇到我父亲的朋友(一名退休警察) 时,我会问问他,希望可以有一个更肯定的答案。

问:可否确切说一下究竟熊先生对那些孩子做过什麼来?

答:这是最多网民关心的问题,而我碰巧也在10月时找到答案。在一次我父亲朋友的聚会,我遇到一名住在当地的退休警察,我立即抓紧机会,问及一些关於熊先生案件的事。

他说他虽然当年没有直接参与案件,但按他同事的说法,他们在那栋木屋后方森林的一片草地上,挖出了大量肢离破碎的尸体,经他们在停尸间砌拚后,总数大约有16具,年龄大约在4至13岁之间。经DNA验证后,全部符合附近一带失踪儿童的身分。

由於当时时机问题,我没有问出更多尸体的资料,但我有机会在下星期四看到他,到时我会好好再询问多一番,希望让大家得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这是我暂时收集到的所有资讯,多谢大家关注我的博客,我会在发下一个网志前,尽量收集更多的线索给大家。老实说,我还渐渐开始乐在其中,讲到底,我有权知道那时究竟发生了什麼天杀的事情在那些儿童上。

「网志更新:2012年2月1 日」

对不起那麼久都没有更新。我需承认好一阵子在卡利登21台的调查里陷入死胡同,这也使我懒理这个博客。但幸运的是,在几星期前我无意中找到了无价的宝藏,并为我的调查打开了全新的方向。

在数星期前,我从一个年迈的父亲中得知更多熊先生事件的经过。他的名字是Anthony Pollo,我们是在托儿场所认识的。他是我其中一个负责看顾的孩子的父亲,而且还住在我家附近,所以平时还颇熟络。但是他以前是住在卡利登的山林附近,还亲眼目瞪过熊先生犯案时的经过。

根据他本人的描述,那时候他住在山林旁边的一间小平房内。他习惯每天晚上都会偷偷滑入山林里,描一两支大麻,才回家继续工作。但自从1997年夏天开始,每当他走入树林时,都会听到小孩子的嬉戏吵闹声和忽明忽暗的灯光穿插在林间。

Anthony本身很享受大自然(和大麻)给他的宁静,所以对於他来说,那些小孩子的声音烦厌至极,像飞机引擎声般噪吵。所以有一晚上,他终於决定深入密林内,找出声音的源头。

Anthony走了大约10分钟,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原,在草原的正中央,他看到一堆营火和一伙小孩聚集在那儿。严格来说,Anthony并没有直接「看到」他们,而是看到由地洞传出来的火光和听到底下传出的谈话声。

他走近那个古怪的地洞,惊见那个地洞非常大,阔度有10多米阔,而深度竟然有大约5米深!要爬梯子才能安然下去那一种。在洞的底下坐了数十名小孩和一名大人,他们围著中央的营火烧烤,一幅平常得很的样子。

Anthony没有下去,由地面朝那名唯一的成年男人叫喊,质问那个男人他们半夜在森林里干什麼。那名男人抬头回答他们只是在露营,没有什麼特别。虽然Anthony注意到那名男人的外表异常蓬乱,而且脸部还会间隔性抽搐,一副瘾君子的样子,但由於当时卡利登的犯罪率是全省最底,而且心想那麼多小孩犯不出什麼事来,所以为免多管闲事,只是临走前叫他们小声点便走了。

但可惜那班小孩并没有静下来,即使Anthony回到家,仍然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现实上,Anthony更确信有一次听到他们微弱的尖叫声和惨叫声,但Anthony认为那些只不过小孩听营火鬼故受吓的叫声,所以没有多加理会。

大约二年后,却即是1999年,他从其他住在森林的人口中得知那个男人搬了去碧谷灵,一个邻近的大城市。

我有问过Anthony认为那个男人会是卡利登21台的熊先生吗,他答对此抱有怀疑态度,因为他肯定那个男人到现在仍然逍遥法外,没有被抓过。

「网志更新:2012年3月20日」

好消息!在我苦苦哀求下,我爸的警察朋友(他的名字叫Mitchell Wilson)终於愿意对我披露更多关於熊先生案件的资讯。他说在皮尔区的警察局应该还保留了数盒在木屋找到的拍下了卡利登21台节目的录影带。他说案件已经封尘多年,叫他昔日的同事让我看一看应该无害,更何况我还是当时人之一。

他带我到卡利登附近最大的警察局,摩星道警察局。拜托了几位朋友让我可以在警局内的电视看一看那些录影带。他们最后同意给我看了其中3盒录影带,而我也在一日之内把它们看完,以下是那3盒录影带的内容∶

Booby 第2集:朋友就好像花儿般

一如以住,这集的Booby也是在那张鲜红色的桌子上拍摄。镜头一开始又是Booby在桌上漫无目的地左右摇晃。大约在数秒后,另一只手也进入了镜头。这只手远比Booby细小,明显地是小孩子的手来的。
那只小手兴奋地在Booby的周围跳动,还不时用手指头”吻”Booby一下,好像很高兴可以上电视表演似的。

突然,Booby粗壮的手紧扣住住那只小手的手腕,大力地握住它,而且愈握愈紧,粗糙的手背上青筋猛凸,小手也镜头前不安地挣扎。此时镜头也慢慢淡出,转移到一朵快张枯萎的菊花上,一把小女孩的声音在镜头外轻声地说∶「朋友就好像花园的花朵般。」然后画面就漆黑一片了。

用灵魂涂画(Paint With The Soul)- 第10集:「把垃圾都丢光光」:

这是在我强烈要求下,警察才把12集中其中一集让我看看。用灵魂涂画一共有12集,在1997年12月至1998年1 月播放,而里头的内容就和网民iamrealife形容的一样,主要环绕住后山的树林。

影片拍摄在黄昏时份,手持摄影机的男人在昏暗的丛林里行走。大约十分钟后,他来到卡利登的垃圾堆填区并停了下来。他把摄影机聚焦在地上那些堆积如山的垃圾上,有碎裂的酒瓶、破烂的胶袋、用过的保险套、食物残渣

一把低沉的男人声骤然由背景传出,我发誓我在卡利登21台之外,听过这把声音的主人,但又想不起是谁。那个男人的声音非常低沈,低沈得要把耳朵贴近喇叭才勉强听得到。

他说了很多很中二病的说话,说什麼所有人类都是垃圾,或是要把一些多余的人类清理掉才是对所有人的救赎。纵使听起来很愚蠢,但由他说出来却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听时仿佛有股莫名其妙的阴霾突然包围自己起来,毕竟,人们是在垃圾堆填区附近的草原发现那孩童的尸体。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25集

事隔多年,当我再次看见熊先生的庞大身影再次出现在电视萤幕时,恐惧的冷流再次由脑海汹涌而出,窜过背脊,直达心脏。纵使当时已经是初春,我也不禁在房内颤抖起来。

影片开始时,画面再次展示那熟悉的地窖。这一次,在红色的桌上放了16集空空的玻璃杯。当熊先生出现在镜头时,他手上拿著一盒新鲜的橙汁,并为杯子倒入相同份量的橙汁。之后,他再在每个杯子滴入数滴神秘的透明液体,据警方推测那些透明液体应该是浓缩的镇定剂。

准备好饮料后,熊先生兴冲冲地跑离镜头,急步爬上地窖的楼梯,此时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轻快的交谈时。当熊先生再次回到地窖时,身后多了16名小孩跟随著他,那些小孩最大有十多岁,最小的不超过4岁。其中一个男孩脸上有一处红肿的瘀伤,清澈的眼神充满惊恐,我很快就认出那是在第23集说著要找妹妹的小男孩。当我向旁边的警察指出时,他也点头同意并说这个孩子也出现在第24集中,但可惜我未能观看。

据警方确定,这16个小孩也就是在后山找到的16具尸体。

那些小孩坐好后,熊先生唱起一些儿歌,那些儿歌的歌词很普通,唱什麼生果和维生素C的很重要,但此刻听起来却诡异得令人汗毛直竖。那些孩子没有随歌声唱起来,反而像扯线公仔般木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眼神既空洞又迷茫。当熊先生的歌声落下后,他们动作一致地拿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下去,这时画面也宣告集熊先生也结束了。

在警察局看完这3盒录影带后,我感到心意满足,但就像欲求不满的侦探般,这种心意满足只维持了一会儿。很快,我又想追查更多关於熊先生案件的真相,也想找出那把声音的主人是谁,我决定再次返回案发的木屋和森林,希望有突破性的发现。如果真的有什麼发现,我会尽快通知你们的了!

4月17日,那天我终於成功考到了G4车牌。当我满心欢喜拿到车牌后,便马上驾驶到卡利登镇,再次拜访熊先生的木屋。
我之所以再次返回熊先生的木屋,除了因为想寻获更多案件的资讯外,更加重要的是,我近来得知原本在那里经营的托儿所因生意不佳,在数个月前便关门大吉。所以我想藉住闯入这栋已经废置的木屋,看看能否找到些许熊先生遗下的踪迹。
由於托儿所只结业了数个月,所以房子看来颇整齐,外墙仍然洁白无痕。在木屋的正门上,挂上了一块写住「出租」的铁牌,所以房子应该还是由谁人拥有吧?但纵使如此,当我在外边草地静静地望著房子时,一阵局促不安的情绪仍旧涌上心头,好像那些小孩和熊先生(如果他死了)的幽灵仍然在木屋周边阴魂不散,徘徊不走。
我由门廊的窗户爬了进去房子内,发现房子里头比想像中还整洁,托儿所临走前留下了不少家俱,而且很多房门也没有上锁。我在房子四周探索,希望找到通住地窖的木门。最后在房子的后方一间睡房里,找到了那扇木门。那扇木门是整顿房子唯一一道被人用重重铁链锁上的门,仿佛锁上的人想刻意封印它那些隐藏而骇人的过去。
我不是什麼恐怖小说的主角,没有惊人的勇气去破门一看究竟,而且也不想被人抓我擅闯私人地方,所以我决定放弃木屋的探索,由旁边的窗户逃出木屋,转为走向森林的方向。
这次我认真细看房子后方的森林,惊觉那片森林比我印象中的还宽阔,宽阔得在远方形成一条翠绿色的水平线。明媚的阳光穿透枝叶,在地上形成壮丽的树影,树影随风摇晃。我很难想像眼前如此美丽的景色竟然会是16个小孩的葬身之地,我不禁摇头叹息道∶「干你妈的熊先生。」

我在房子的后园找到一条小径,小径深入无垢的森林,猜想不到托儿所需要这条小径来干什麼,还是这就是熊先生遗留下来的踪迹?当我思绪在虚幻飘渺时,我的双脚已经不知觉地踏上小径,逐步步入森林内。

森林很宁静,宁静得诡异,只有远处传来微弱的鸟声和风声,仿佛那些高大的树木为那些被杀的孩子默哀至今。我没有想过目的地在哪,也没有想过停下来,两脚宛如装了自动导航般在森林游走,爬过岩石,走过溪涧。一会儿后,我发现森林的树木开始变得稀疏,由密林渐渐变成草原,而且隐约看到前方有数栋小木屋。这时我开始猜想会不会有一栋是Anthony Pollo的旧房子时…
「嗨!你在这里干什麼?快点滚出我们的地方!(屌!你条捻样系度做咪捻野?快D死出去啦!)」
身后突如其来的喝叱声把我吓得凌空跳起来。当我回头时,发现两名少年向我急步跑过来,眼神充满戒备和愤怒。
但他们的凶猛没有维持太久,他们很快就发现我是一个6呎高的成年人,而他们俩只是不足5呎高,12,14岁的臭小孩,形势相当明显。
「我们说…由这里滚出去!」年纪较大的少年(有心无力地)威胁道,而我只是耸耸肩,没有受他的威胁影响。较矮小那一个见状由褛袋亮出一把蝴蝶刀,作势要戮过来。
「你不会想这样做。」我刻意压低声线,装腔作势地说。幸好,这招还颇有效,因为我其实不会打架。那个小个子思索一会儿,颓然地把刀收起来,也撤回准备攻击的姿势。
「老兄,我们真的不喜欢有人在我们的后山,麻烦你可不可以离开?」年纪较大的少年语气也立即一转,温和地说。

「好。」其实我在草地也没有什麼好干,所以离开也合情合理。但正当我转身离开昤,我突然醒悟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立即回头追问那对少年∶「你们有没有听过这里曾经出过一名变态杀人魔,在这片草地杀了一堆小孩…大约在13年前?」

两人的样子起初很困惑,之后那个年纪较大的少年好像想起什麼,猛然地叫了了出来「当然啦!我们这里每一个人也知道。他仍然住在这里,好像在暴雨排水道那边…我没有亲眼看过,但我哥哥的朋友说他亲眼目睹那个男人在深夜时,穿著那套棕熊衣服,在排水道出口和森林一带游荡」

我的直觉对我说他在扯谎,但作为一个博客,他说的话无疑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对神秘事情的欲望。我决定继续问下去:「想问那个排水道出口在哪?」
他说了一个地址。

他们还连珠炮法地问了我一堆问题,包括我由哪里来,为什麼那麼好奇这宗谋杀案等等。为了由他们口中得知更多的线索,我决定向他们坦诚自己和卡利登21台的经历,希望得到他们的体谅。他们俩听到津津乐道,最后愿意说出更出关於下水道的事。

他们指出原来那条下水道的位置和我来的小径很近,甚至几乎就在旁边。那里有条小溪和一个荒废的游乐场。传闻说有个戴著棕熊面具的男人(没有穿卡通衣服)在排水道徘徊,仿佛住在里面似的。由於一直没有确实证据(因为看到的多数是小孩),所以没有惊动过警方。但随这个神秘的下水道男人的传闻出现,这一带真的多了失窃案。幸运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小孩失踪或受伤。

纵使我的心已经蠹蠹欲动,急不及待想去到那神秘的排水道,一看熊先生是否真的还住在那儿。但可惜当时天色已经昏暗,而且我也没有携带任何生存工具(武器或电筒),所以我最后都没有去到排水道便打道回府。
很多谢大家对我的博客的支持,如果还有什麼重大的发生,我一定会尽快和大家更新!回头见~
「网志更新:2012年10月4日」
哗,原来距离我上一次更新,已经整整5个月了!我想大家都以为我死掉了,对吧?但认真地说,主要原因是我刚刚考上了大学,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读计算科学(亦即是IT),你们都知道这是一科多麼耗时的学科?但近来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回到这里和大家更新。
我在那次拜访后的数天,再次驾车回到卡登利,到那条传说中的排水道探险。但失望的是,那条水道的保养非常良好,设施完备,既没有脏乱的水渠,也没有什麼秘道,更不说人类居住的痕迹。我唯一遇到比较有趣的事情是看见一只小龟在排水道畅泳,想当然尔,这些事情都没有和大家宣布的价值。
但在9月10日,我突然收到一封神秘的电邮,电邮的地址是 returnheb@hotmail.com,而内容如下∶
致Elliot(网主的名字)
我最爱、最爱、最爱的男孩!你知道我每天都魂牵梦萦地想念你吗?
但原来眨眼间,你已经长大成人了!但你的双眼仍然像你小时候般闪闪发光,长大后更多了一种俊美,每当我想起你的英俊的样子我那个属於熊先生的心便会立即溶化起来。那天你来探望我时,我碰巧外出找食物,我应该相信那个男人的电话,他提过你会来找我,天啊,他真的提醒过我你会来找我!
我真的为错失接待你的机会而感到万分抱歉!而且是两次呢!但是,我保证我很快便会来找你,接送你去见见我现在养的其他小朋友,现在熊先生的地窖比以前更加疯狂呢!哈哈哈!
100次爱的抱抱
熊先生上
我不知道来信人你的真正身分,但无论如何,我想在这里对你说,你成功了,你这封信真的把我吓得屁滚尿流。我从来没有向身边的人表明过我的真正身份,只我、爸爸和爸爸的朋友知道我在调查案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拿到我的私人电邮,我想你是个骇客吧?
但我想在这里和大家说,拿人们的童年阴影开玩笑,一点也不幽默!我希望不会再收到类似的恶作剧电邮。但无论如果,我亦都要多谢你这一封信,因为你这封信让我重燃对这宗案件的兴趣,我会再找找有没有什麼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多谢你们一路的支持!
「网志更新:2013年11月9日」
我不敢相信这个博客还存在?我以为已经被系统自动删除呢!这一年在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多事…但绝大多数都是和这个博客无关…绝大多数。或者你们部份人说的是对,我真的不应该尝试挖出那些早已沈睡了的事情,但我认为既然已经开了头,就不应该放弃。现在,让我总结一下,在这一年内,我找到了什麼线索。
1. 我猜想returntheb@hotmail.com 已经关掉了,因为我寄了数封电邮给它均石沉大海。
2. 其实我数个月前因为大学实习关系,搬到首都渥太华,所以好一段日子也没有回家或卡利登镇。
3. 我今次回来这个博客是因为我老爸的朋友Mitchell Wilson(那个退休警察,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打电话给我,他说他日前在一个旧同事聚会中,得到一名现任警察的同意,让我看多一盒录影带,因为反正那盒录影带早晚也会存放在布兰普顿市图书馆公开查阅。但由於它仍然是证物的关系,所以不能直接拿出来,所以Wilson问我可不可以返去警局一趟…
我的答案当然是可以啦。
「网志更新:2014年1月16日」(笔者按∶一年更新一次,你是富奸吗?)
对於我来说,这是非常漫长的一年,首都大学那些无止境的派对把我折磨得不似人形(奸笑)。但现在趁著寒假,我终於有时候回到自己的家乡布兰普顿市,在父母的房子呆上一两个星期(但事前需经历无数的亲戚聚餐)。
首先,我想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我究竟有没有看过那盒录影带,答案是有的。但那些录影带的内容实在诡异得和血腥令我反胃了好几天,而且那些可怕的景象就像咒语般刻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我不太确定究竟我写来可以舒缓我的痛苦?还是使它更加严重?

在上星期三,我打电话给Uncle Wilson,说我终於回家可以看那盒录影带。之后,他约了我在警局柜台等。当晚布兰普顿市正在下暴风雪,我颠颠簸簸地驶到警局,但亦都因为这场暴风雪,警局的人才有空闲时间应付我这些闲杂人等。
我在警局大门的柜台看到Uncle Wilson,寒暄了一会儿后,他带我到二楼的一间小房间内,找个角落让我坐下后,便迳自去拿录影带。
「我理解你的好奇心..但是你的要再深入探索下去?」这是他临离开房屋前的最后一句话,而我以强而有力的点头回应他。
用灵魂涂画(Paint With The Soul)-第3集∶「如何打扫房间」
Uncle Wilson对我说这一集记录了卡登利21台「成立」的部份过程。这一集的模式和之前那一只一模一样,也是由一个白人男子拿著摄影机,一边在森林漫步,一边喃喃自语地说那些著一些疯狂的话语。
画面开始时,男人在一间空置的房间来回踱步。纵使窗外展示的只有漆黑一片,但由隐约的森林和草原的轮廓,我认出这暗房间是熊先生的木屋其中一间房间。不久,当镜头聚焦在房间的木门时,那把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声再次由背景传出:
「我-今天要-教大家如-何正确打-打扫房间。」喘气和颤抖夹杂在他的话语内,使他说起来时有点结巴,看来摄影机的主人受到某些惊吓或拍摄前做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那个男人之后把摄影机放在一旁,再由墙角拿起一支粗长的铁棍,铁棍的外表看起来坚硬得很。但最让我惊讶的是,那个男人的双手和铁棍都沾满鲜血,而且那些鲜血还新鲜得很,沿著铁棍的侧旁滑下,一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由那些鲜血的惊人份量来看,应该不只是来自那名摄影师。而且如果你再仔细看看,更会发现铁棍的前端夹杂了一些被血沾湿了的人类的毛发。
那个男人开始说他那些古怪的理论,说为了令房间变得整洁,你不得不作出一些牺牲,说著便举起铁棍,使劲一挥,狠狠地打在天花板上。那个男人的蛮力惊人之大,竟然硬生生把天花板打出一个大洞!碎裂的木碎和石膏哗啦哗啦打在地上,房间顿时扬起一阵灰尘。那个男人好像和那些跌下来的瓦砾碎片有什麼深仇大恨,不断用力举脚踩踏它们,直到碎成粉末。
那个男人心满意足后,便退到房间一旁,松一口气地说「现在-在房间-终-终於…」但画面未等他说完便结束了。
起始这一集对於我来说,除了荒谬外便没有其他感觉。但当我后来回家细想,却发现一些令人不安的隐藏位∶
既然影片是拍摄在卡登利21台的初期,那时候熊先生为什麼要破坏自己的房子?他所指的整洁又是什麼呢? 那些血究竟是属於谁人?会不会是屋子原有的主人?种种的迹象看似划一导向一个令人心寒的真相…
就是他杀掉了屋子原有的主人,再改装成熊先生的木屋。

Booby 第30集:「孩子的光」
一如以住,剧集开始时,熊先生的左手Booby又在红色卓子上左摇右摆。数秒后,Booby转身面向镜头(如果手掌是脸的话)并说∶「一首歌由小孩唱出来永远都是最美好的」之后,Booby便首次在剧集内离开了红色桌子,走向外头。
画面黑屏了数秒,当画面回复正常时,镜头已经转到那个地洞内。明显拍摄时间已经是晚上,因为洞内营火堆是唯一的光线。镜头聚焦在燃得炽烈的火堆,突然,一只小孩子的手慢慢由镜头的伸出,朝火堆方向移动。当镜面一直廷伸,可见小孩的手臂被一只成年男人Booby紧握住,使力推向火堆里。由此刻开始,整段影片便被人消音,并换上一首福音歌「孩子的光(Children of the Light)
一首歌颂小孩的歌曲被人用来作虐待小孩影片的背景音乐,是多麼令人心寒。当歌曲到高潮时,孩子的手已经被推橙红外的火焰里,小手立即作出神经反射式的挣扎,但在粗壮如铁棒的Booby面前,根本是徒劳无功。
白幼的皮肤开始变得通红,肌肉开始肿胀玻裂,阵阵黑烟也开始由肌肉间升起。大约数分钟后,小孩的手已经熟掉了,仿佛是烧熟了的肠仔舨,皮开肉裂,烧焦的皮肤裂开,露出底下熟得通红的肌肉,天知道那个小孩子承受了多麼可怕的苦。
一会儿后,那只已经变成一团黑炭的小手掌已经停了下来,垂下手,再没有挣扎,画面到这里也结束。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30集
由於剧集拍摄在黄昏的森林,所以画面显得昏暗模糊(其实这已经是卡登利21台的商标)。这集画面开头是熊先生拿著摄影机自拍的情景。因为某种可怕的原因,使我不敢直视那个诡异的棕熊面具。
「你好啊!小朋友!」那把熟悉得古怪的声音再次由电视播出「今天,熊先生为了他的好朋友准备了一件很美妙的活动。大家猜到是什麼吗?(停顿一下)熊先生今天会把他所有的好朋友送去一处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在那里,熊先生所有的好朋友都会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呢!」
之后镜头转向右方,映照出7具小孩的尸体脱光光,并排躺在一辆卡车上。「他们是第一批,现在我即将送上第二批小孩。」说著便走向卡车旁边的一个大得离谱的麻布袋。麻布袋一打开,数十具昏迷的小孩便出现在镜头前。
「维生素C绝对是小孩踏上美妙旅程的必需品。」这句好像解释了很多事情。
接下来整集熊先生便播放著他如何把小孩一个接一个地丢进5米深的深坑,仿佛他们已经是某些死物般,任由他们跌在坑内坚硬的岩石上,全身骨头顿时摔得粉碎,发出乐曲节奏般的咔喀骨裂声,部份小孩在洞底传来微弱的呻吟声,不知死亡已经降临在他们短暂的人生上。
当熊先生把所有小孩都丢到地洞后,他便走向收藏在草丛中的数罐汽油,画面到这里也毅然结束。
虽然录影带没有描述,但我想大家也猜到接下来发生的可怕事情。
根据当时验尸报告,那16名儿童都是在被下镇定剂的情况下,被活生生烧死的。如果警方没有推断错误,那名自称熊先生的变熊杀手在餵过他们饮用下了镇定剂的橙汁后,便用卡车把他们悄悄运到草地,并丢进之前用作营火的洞内,之后再住洞内灌入数筒汽油。
呛鼻的汽油洒在孩子的脸上,他们当中有部份人可能在洞底时已经回复意识,但由於镇定剂的药力仍在,而且四肢都被摔得粉碎,所以他们只能在半清醒的状态下,看著自己一点一点被烈火烧熟,甚至连尖叫也发不出来,就死在火海中。
Uncle Wilson说上述的内容其实都被拍下来,但由於那段影片内容过於敏感和血腥,所以一直都收藏在警局,无论什麼情况也不会公开,即使是他也无能为力。
即时到现在,每当我回想起影片的内容,我都会感到莫名其妙的呕心。最让我害怕的是事实是,我当时其实很大机会成为影片其中一个小孩。如果当初不是邮差送信速度稍慢或者其他原因,让我迟了出席他的「宴会」,我也会成为地洞里其中一具烧得全黑的小孩尸体…
这次的更新暂时到这里,我暂时都心满意足的了。如果我想到有什麼新的寻索方向,一定会尽快和大家更新的了!
(小编按∶这是关於熊先生的最后一篇更新。自此之后,原作者便音讯全无。)
「熊先生真的存在吗?」
究竟熊先生是否真有其人?小编虽然不能够给你们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可以继续说下去之后发生的事情。
Elliot(网主的名字)在2014年最后一篇更新后不久,便把网志删除了,之后便一直下落不明。现埂网上世界只余下网志的文字版本流传。
在之后半年,亦即是2014年7月7日,Youtube便出现了一个叫Caledon Local 21(卡登利21台)的频道,频道的影片小编瞥见有部份网民都张贴了出来,和Elliot在文章中形容的Booby很相似。但可惜的是,大约在今年1月时份,Caledon Local 21的Youtuber突然把频道内所有影片删除(你们看到的是转载版本),只留下空白的页面,也没有走出来和大家解释原因,为整宗事件留下一大迷团。
曾经有网民尝试用文中提及的电邮地址returnheb@hotmail.com和熊先生通讯,并他之后的可怕遭遇上载至博客,但由於文长(长度是熊先生的1.5倍),所以小编在这里只能简介一下内容。
那个网民寄了电邮给熊先生,除了问及故事的真实性,和他分享了自己一些故事的想法。而出奇地,那个网民竟然真的收到了回信,并开始展开通讯,以下是其中一段提及Elliot的「去向」的电邮∶
…其实我原来的地址是加拿大卡登利镇心湖路27号…可惜在数年前被警察关掉了,但不用为我担心,我已经找到新家了!交到新朋友和弄新节目,但吸收了上次的教训,今次会比之前隐密的了。
你们全部误解了在地窖发生的事了!没有人在那里被强奸,强奸是非常邪恶的罪行来的!我也从不折磨或杀害我的小小朋友们。我纯粹和他们玩耍和唱歌,之后再送他们上自由之道罢了,自由是很重要,对吧?
我没有杀死小孩,也没有杀死Elliot,他们全部都自由了。但那个Elliot,他是一个很顽固的小孩,逃避了我好几次,拒捕了我让他自由的提议,现疹他躲藏在不知什麼地方,但放心,我一有时间便会找他出来,他没有可能永远躲著我…
正当那位网名调查得兴起时,有一天,当他下班回家时,他4岁女儿突然递给他一张画了熊先生和小孩在地下室玩耍的图画。被吓得脸色惨白的网民立即追问她是如何画出它们来,不知情况的女儿没有直接回答,只慬说曾经在电视看过熊先生。但当网民打开电视,把每一个频道仔细观看时,也没有卡登利21台或熊先生的半点踪迹。他估计熊先生不知用了什麼技术把电视台弄得在随机频道出现,之后在正常父母下班时间前消失。但为了女儿的安全,他不敢继续追查下去。
从个人角度来说,笔者觉得那个网民的经历还颇真实,因为他的文笔很生硬,而且描述又冗长和沉闷(大约20页Word档),绝对不似一个为了吸引人们眼睛而捏造的网民所为。但这又是否表示卡登利21台真的存在,还是这个故事激发了一个模仿犯出来(Copycat)?这一切都留给你们在漫漫长夜中思索。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