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唯识与中观》第15章至第16章

蒋章元 2019-06-22 23:49:53

唯识与中观

第15章至第16章

(第15章)


原文:非不离识心所法等。或转变者。谓诸内识转似我法外境相现。此能转变即名分别。虚妄分别为自性故。谓即三界心及心所。此所执境名所分别。即所妄执实我法性。由此分别变似外境假我法相。彼所分别实我法性决定皆无。前引教理已广破故。是故一切皆唯有识。虚妄分别有极成故。唯既不遮不离识法。故真空等亦是有性。由斯远离增减二边。唯识义成契会中道。由何教理唯识义成。岂不已说。虽说未了。非破他义己义便成。应更礭陈成此教理。如契经说三界唯心。又说所缘唯识所现。又说诸法皆不离心。又说有情随心垢净。又说成就四智菩萨能随悟入唯识无境。一相违识相智。谓于一处鬼人天等随业差别所见各异。境若实有此云何成。二无所缘识智。谓缘过未梦境像等非实有境。识现可得彼境既无。余亦应尔。三自应无倒智。谓愚夫智若得实境。彼应自然成无颠倒。不由功用应得解脱。四随三智转智。


……“非不离识,心所法等。”并不是不离开,就是说一切万法都不可能离开了“识”、“心”意识、“所”心态的现状而来的。

或转变者,谓诸内识转似我法,外境相现。”关于这个心意识,唯识的道理,我们一切境界都是唯心。唯识的道理,我们也讲过修定的方法,中间有个**——转识。我们大家知道哦,尤其在座很多修道做功夫的人,当你打坐的时候出来许多的境界,对不对?所以说现在有些同学坐起来有时候会摇得了,摇没有什么稀奇,我给你们讲清楚了。身体不好的人有时候摇动,让它给你摇摇,等于运动嘛,打通气脉,这个时候不准备做功夫,你爱怎么摇怎么摇去,你把它记录下来蛮好玩的,它如果这边摇几下,这边也几下,前面几下,后面也几下,呆定的。哎,你就要晓得这个身体的法则同宇宙法则一样,很有规律。可是摇一阵你不让它摇就不摇了嘛。一切唯心造,意识一动:讨厌!不动了!就不动了嘛。再动眼睛张开就不动了,叫它不动就不动,就是一切唯心嘛。那说这个还作不了主,那你这个人精神分裂了嘛。人怎么作不了自己的主嘛!可以作主。但是现在叫你们让它摇,是为了你们身体不好的可以摇摇。身体太好的,我也会叫他:摇吧!让他去摇。为什么?你身体太好不给它消耗一阵,“小人闲居为不善”,你会乱想乱搞的;这样子给你摇累了,你也懒得想别的了,也好。身体不好的可以补补身体;身体太好的可以泻泻身体,所以你动动就好嘛。

但是,这个现象比方,只讲摇,还有些不摇的,身体里头气脉的变化啦,再不然到了头顶啦,再不然我舒服得很噢,“哎哟,一身融融暖呐!”好像泡在那个三温暖(桑拿)里头。然后一身擦干了,再喝一杯白兰地;三温暖洗完了,茶也喝够了,再喝一点白兰地,吃一块鸡腿呀什么的,或者吃一块豆腐啦,吃素吃荤的不同了,反正是舒服极了,人都懒得起来。怎么来的呀?——心意识的变相而已!要认清楚。不然你就被境界骗了。

所以说,“或转变者”属于识,这个识为能变所变,它是能变的变出来的。那么你说这个变好不好呢?好!你不到了静、不到了定,你还没有这个享受呢。当然是好,是功德。好嘛,给它换一个名词,这个好叫什么?叫做“功德”嘛!你就高兴了:哎哟!我有功德了!有功德有福德,多高兴啊!这些名词都不要给它骗走了。功德也好、福德也好,乃至老祖的德也好,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生命的本能,有这个东西。这一切东西我晓得是它的变相。可是你没有功德、没有静定的功德,这个好的相还变不出来呢。理是要你认清楚才好修行,所以一切都是变相。“或转变者,谓诸内识,转似我法,外境相现。”所以我们内在的心意识在转变。内在心意识转变了以后了,由内就到外,外境界也跟着转变了。转变的境界你不要认为是真的哦,是相似之法。虽然是相似之法,但是外境的境相的确出来。因此叫我们认清楚,没有外物的外境,只有唯心是道、唯心所变。

这一段,特别注意,就是心意识转变的道理。就是说“或转变者,谓诸内识,”“诸内识”,要注意这个“诸”字,前五识:眼耳鼻舌身;第六识:意;第七识:末那识;第八识:阿赖耶识,等诸内识,“转似我法”,他转变的现象,在表面看起来,好像我……你看,有个东西出来。其实啊,“外境相现”,一有现象出来,就是心外的现象,就是这个识的功能所呈现的外相。这个文字我们弄懂了啊,弄懂了就了解一个道理。

所以我们打坐做功夫,乃至四禅八定,乃至于生天、成佛都没有什么稀奇。“心能转物,即同如来”,这个心能够一转,就可以超越物质世界,也可以超越生理。

但是你各种净、妙的境界哪里来呢?内识转了,一切的内识都转变了,外相自然就呈现了。所以在我们研究这个课程事先叫大家熟读记会了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例如他的《八识规矩颂》第七识所讲的“六转呼为染净依”,我们第七识的与生命俱来的“俱生我执”这个“我”,怎么样做到无我呢?要第六意识的一切心所、心行完全干净纯善,没有一点恶业了,纯善;所以《大学》之道所说一样,“止于至善”了。染污法没有了,只有净法。等第六意识完全纯净了以后,第六意识的根是第七识,第七识是我执,我执要怎么样转变?第七识自己不能转变,他是猪八戒,必须要孙猴子来带他的,第六识意识孙猴子,“六转呼为染净依”,第七识的我相变成伟大了、变成大我了、变成慈悲,变成无我了、变成白净了。这个道理,所以转识的道理。因此我们这一段,大家也可以了解,我们学佛乃至大家修道做功夫静坐那么多年,你……[录音中断]……拿掉一点了,不能说一点功德都没有,虽然是勉强,也有好处。慢慢转变,你这个内识在转变了,所以“转似我法”,转去了,好像我在用功。那么你一天有一天的功夫,你的身体、你的一切,这些都属于外境,“外境相”这些境界现象呈现了。就是说明一切唯心所现、唯心所变;离心以外,另外没有其他的法。那么我们因此认识了,所谓自己的功夫进步、自己的境界进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到了最高处,无相可得,也无境界可得。所以“了不可得”,是为涅槃。这个道理。

好,现在再继续原文,“此能转变,即名分别。虚妄分别,为自性故。”你要晓得,有一点大家特别要注意。我们尤其学佛的人,都晓得这个妄想就叫做分别心,好像我们分别心不起了就没有关系。分别心是意识最明显,意识最会分别嘛!看到这个人,喜欢的、不喜欢的,看到这个东西喜欢的多看一眼,不喜欢的不看——分别的作用。分别计度,意识最强。那么我们普通只晓得这个叫分别,所谓分别心不起了就可以悟道,因此一般人拼命压制自己的心念,这是被佛学“分别”这个名称骗住了。现在告诉你什么是“分别”。

“此”,这一个,我们内心上、心意识上,能够转变的这个心理的作用,就叫做分别。能够转变就叫做分别。譬如你们现在有些学打坐,坐起来觉得:哎哟我现在境界到了哪里,很清净;哎哟到头顶了!哎哟气在哪里动!当然气在哪里动、什么动,这个是最粗的了,就是生理感受上的分别心嘛,这个我们容易了解。那么你说乃至于身体到达气脉都不动了,觉得身体都没有感受、忘掉了,一片清净、一片光明好不好?这也是分别。哎,你不起分别你晓得有光明啊?平常常有些同学问:老师啊,这一次很好啊,很清净啊!我说真的呀?好!我说真清净?清净。我说那个不是不清净了吗?你晓得清净不是不清净了吗?你当下知道自己清净这一点不是分别吗?这个问题就来了,这里头有个逻辑了。如果你知道我这一下很清净,可见这个上面还有分别、分别心——不清净,因为你知道清净嘛,这是一念。如果你说我不知道清净是名为清净,你该不要无记、昏沉吧?你说这个中间你没去搞(清楚)。喔,修道就是有那么细哦,不要糊里糊涂哦!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你如果把昏沉当成无分别,那严重得很哦。不是昏沉,不是无记,但是虽有清净光明而无分别之念——差不多了。那么这个道理怎么理解呢?这是所谓“见分”,见道这一见,所以你见道了没有?见道就是禅宗所讲“悟了”,这叫悟到、见到了。见道以后还要“证道”,证明真证,可是要求证的。

好,所以讲,现在我们看玄奘法师《成唯识论》的原文,实在很高明。“此能转变”,不是“所”转变;能、所两个观念搞清楚。这个能转变的心性的功能,这个还属于分别,“即名分别(心)”。一切分别心,“虚妄分别,为自性故”,它自体是空的、不实在,所以叫做妄想,妄想它虚妄、假的,它像水上的泡沫一样,不牢固的。“虚妄分别”,分别心的自性,它无自性,因为它不能够永恒固定地存在,所以它属于虚妄分别,分别心的自性是如此。

可是,你要注意,虽然讲它是虚妄分别,并没有轻视它哦!虚妄是虚妄,分别心这个妄想是虚妄分别,并没有轻视它哦!那这个虚妄分别是什么呢?你回转去,“此能转变”,这个就是心意识的功能作用、本能。这个本能可厉害!所以修道修成功了的人,悟了道、证到了,就是利用这个功能就起神变的作用,那叫做“神变”。所以密宗有一部经所谓《大神变经》,在证道的人就起大神变,凡夫就不行。凡夫也在大神变,大神变在凡夫是大造业。譬如一个人很聪明、很能干,头脑很多、花样很多。今天一个朋友告诉我,有一个人怎么样怎么样能干,那我一听也很佩服,那实在能干!他也是人中的大神变,可是这个里头善恶是非之间,这是大造业。至于所造的是善业、恶业、不善不恶业,那各有不同。在证道了以后,“虚妄分别”是能变的所变的现象,它转了,转识成智,转心转物了以后,所以诸佛菩萨起大神变,神通变化。所以虚妄分别无自性。怎么叫无自性?不是说没有明心见性那个自性,不要跟那些个名词拉在一起。就是说,我们思想上每一个思想、每一个作用,这就是分别心,普通经典就叫做妄想。这个妄想它没有单独自我存在的不变的性质,所以叫做“它本身无自性”,这很严重啊。不要看了唯识的书,唯识讲、佛讲的“无自性”,禅宗啊你们还讲明心见性,这个没得性嘛,无自性啦!那完全搞错了。这一点要搞清楚。

跟着就说:“谓即三界心及心所,此所执境,名所分别。即所妄执,实我法性。”进一步说,“谓”这就是告诉我们,三界一切唯心,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三界心,一切是唯心,心的功能以及心所起的现象而造成了这个三界的万法。“此所执境”,可是这个现象是我们唯心所变,有了现象以后,一切凡夫的众生就把外境界抓得牢牢的,所谓“执着”,不能放下,就抓住了。“此所执境”,所执外境以为真实,这个情形就叫做,“名(叫它)所分别”。那么这个心所、心所起的心理作用,“即所妄执,实我法性。”一切众生,把自己心理状态所起的分别心搞不清楚,认为我现在能够思想,我现在还活着有一口气,我就知道,这一个心就是我,认为是实在的我,认为这个才是我的本来,等于西洋哲学家笛卡儿所说的,“我思(我有思想)故我存(所以我存在)”,如果我没有思想,就死掉了。换句话,认为我能思的、所思的那个就是生命的真我,正是执着了虚妄分别之相,并非真我。要注意!

“此所执境,名所分别。即所妄执,实我法性。”我告诉你呀,没有带这个书很可惜哦,我们现在研究你觉得听得懂,回去你再一看原文,包你不懂。那好像啃生骨头一样,啃来啃去啃了半天,现在你赶快旁边把它注下来,注下来就会容易看懂了,用白话把它注下来就看懂了。

跟着下去:“由此分别,变似外境,假我法相,彼所分别。”因此我们晓得,一切凡夫,所谓凡夫是平凡的人,拿现在话所谓凡夫,什么叫凡夫?就是拿我们白话讲“一般的人们”,就是一般普通人;“由此分别”,一般人们凡夫由于这个内心有这个分别心,“变似外境”,都因为自己这个虚妄的妄想,有分别心在里头,自己在里头转变;转变起来呀,有个外境界。这句话怎么讲?

譬如,我们大家体会一下,同我们修道有密切的关系,我们作人修养也有关系。今天我内心不舒服,或者因为气候的变化感冒了,感冒了影响我心理、意识上不舒服。就是这么一点点不舒服就是分别心。这么一点点心意识在动了,这一点点不舒服啊,开始只是一点点不舒服而已,慢慢形成了情绪不好了,精神也没有了。本来蛮好的,因为里面不舒服啊,慢慢这个相、就是相,看到人也讨厌了,你问我:“哎你吃饭没有?”“吃了!”实际上我不是对他生气啊!因为里面不舒服了,对不对?那么对方不对了:“这死相讨厌嘛!怎么样?!”打架了!对不对?好,你所以心意识的变,毫厘之差,这么一点。

所以你看学佛关于自己的心理的观察,所以要止观哪!要多清楚啊!要天天做到了慈悲喜舍,多艰难啊!所以我常常叫你们打坐,我说笑一下、笑一下;有些人打坐嘛,我说笑、笑、笑,那个苦笑没有关系啊,我说假笑都没有关系,你慢慢假笑,天天笑、笑、笑,笑个一年三年就变真笑了嘛,那个肌肉就笑开了嘛。连假笑都笑不了,因为里面那个业识这股力量把他绑住了。所以你看作人,朋友之间、社会为什么人那么……孔子也讲嘛,所以在《论语》上问孝道,孔子说:色难!孝很容易,孝顺父母,“色难”,孔子只答两个字:色难!什么叫“色难”?色就是态度,非常难。孝父母,有些人很孝啊,爸爸妈妈今天九十岁躺在床上走不动,“哎哟你下班回来了!没有人给我倒水呀,你赶快给我倒一杯。”那我刚刚下班回来累得要命,听到要水,实际上觉得爸爸妈妈要水是真的,可是端来以后:“你喝吧!烦都烦死了,还要水!”完了!这一杯水喝下去就会死的。——色难!态度。所以作人你有时候心是很好,我们常常看到,心是很好,没有什么;他那个色呀、态度,看到要命的。只好眼睛避开了,不执着、不看,拉倒!(一笑)[此时引磬响]这一切都是心变的。

“由此分别,变似外境”,心理意识变出来。变出来这个心理状态真的假的?假的。可是虽然假的呀,在人世间影响是真的,这个业果“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它就这样一变,已经种下了业果的因子,现行就变成种性了。是假的呀!譬如我不舒服、今天很难过,到明天我舒服了看到你又笑了,又变成欢喜缘了。可是你昨天那个不舒服、恶因种下去了,今天的喜欢缘呢,另外的善因又是另外的因果了。所以起心动念处有这样难!这叫修行。

所以真了解了修行,我看还是不修行的好!呵,修行太难了!那么细!那么要注意!不是你说“南无、南无、南无……”,“阿么、阿么……”,不行的耶!“摩诃、摩诃、摩诃……”,你再摸了半天也没有用啊!要注重这个心、意识,起心动念。先休息、先休息,不然两腿虽然是唯心所造,变成唯腿所造了。(师自云:变似外境啊!)


我们内在的分别心,虚妄、这个妄想(我们普通叫做妄想,就是分别心,名词不同,普通叫妄想),所以学了唯识,我们现在根据唯识,也是把普通“妄想”这两个字搞清楚。我们打坐的时候,修道的人有时候觉得没有妄想,“虚妄分别”,往往自己被心理状况骗了,觉得自己清净、觉得自己没有妄想——正是一个大妄想;他正是虚妄分别。所以在这里需要智慧了。所以真正的佛法不是迷信,更不是盲目对“道”、对自己的虚妄的相信——智慧的观察清楚。所以佛家没有叫做功夫,只叫做修止观,要观察清楚。清楚了以后,才晓得我们这个虚妄分别是“变似外境”。外境不是身体以外哦!就是身体以内,你所有的境界变动都叫做外境。“外”是无所谓内外差别这个外,这一点特别要清楚。不然我们学佛做功夫,不但一生,千生万劫都被自己的妄想欺骗了,依然还在轮回中。所以他说,“由此分别,变似外境,假我法相。彼所分别,实我法性,决定皆无。”所以啊我们被自己分别心骗了,本来无我,自己以为有个真我。这个“我”是假我。这一切有为法、无为法都是现状——心态的现状,不是真实。“彼所分别”,它所起的这个分别心的作用,“实我法性”,能起分别的,不是所起的现状的那个东西,我们认为这个是本性,“决定皆无”。告诉你,没有一个什么叫本性——空;绝对地告诉你,那是自性空,这样叫做“空”。“实我法性,决定皆无。”这个也空。

譬如我们修道做功夫,你说我要打坐,坐中才有,你不打坐有没有功夫?有许多人讲,哎呀,这几天不打坐,所以功夫退步了、不行了。那个是你唯心所造的,你造成打坐好像有道的样子,那不是虚妄分别自己给自己过不去吗?一天吃饱了,六碗大米饭,加上青菜萝卜牛肉鱼虾等等,就供养你坐在那里,一天坐在那干什么?“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这叫做道啊?这叫做浪费米粮,在造业。对不对?大家都在很辛苦,你的父母、你的兄弟、你的朋友都很辛苦,弄一点钱,搞两碗大米饭给你吃,吃饱了以后你坐在那里叫做“修道”。这个虚妄妄想,所以黄檗(临济的师父)一看到打一棒:“你站在这里打妄想,修什么道?”这是个大妄想嘛。想修道的人比世界上贪图做皇帝的妄想还大。要想超出三界做超人嘛!道理也没有搞清楚。你做功夫才有、不做功夫就没有,这不是道啊!可见是虚妄分别所生。道它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啊,不变的呀!你坐才有,变出来的嘛。当然我天天坐在那儿,随便一个傻瓜、一个十三点坐他个几万年也坐出来十四点来呀!呵,总多一点起来嘛!那硬坐出来的嘛。不坐吧,当然没有了,那是功夫。

哎,但是话说回来,你这个人一天吃饱了饭,也不做别的事,坐坐也算是行善,消极地不做坏事当然是善了。虽然不是积极的为善,是消极的不做坏事,当然算是善,也是好的呀,也是善果啊。可是说你得道了、是个究竟吗?非究竟!道理没有搞清楚。就在这个地方。所以他告诉你,你认为这个是法性,“决定皆无”——空的。讲到这里为止。

前引教理,已广破故”,一切皆空,诸法无自性。前面所引的佛经、圣教、佛所教化的经典上的道理已经引证“广”,收罗了很多,已经把你的我执、法执、虚妄分别打破了,你应该清楚了。“是故”,由这个道理懂了,所以“一切皆唯有识。虚妄分别,有极成故。”所以,一切法都是唯识所变。这个唯字、中文这个唯,唯字就是否定一切、肯定自己,否定了一切其他的,肯定自己:就是这个东西,没有第二个。什么是手表?这是手表。你们那里是茶杯、这是扩音器,都不是,唯这个是手表,这是“唯”。“是故一切皆唯”,只有独一无二的一切心意识,其他都是“虚妄分别”。“有极成故”,唯识的道理,它有无上的权威,极点的、了不起的、最了不起的,成就建立它的理论,所以“有极成故”,所以叫做“成”(成功了)“唯识论”——成唯识论。那么,这个是讲“唯”。

唯既不遮,不离识法。”他说唯识这个唯,“遮”就是否定,否定了一切的理论、否定了一切法,而建立了这个“唯”,只有这个。“不离识法”,这个是什么?就是心意识这个识,叫做识。识也是个名称啊!所以讲到这里我们研究了唯识那么久,我常常有一个感想:佛法讲了半天,什么心、意、识啊,性、道、真如啊,说了半天,所以禅宗是很高明!一切都拿掉了,没有了,“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很高明,的确很高明。但是高明归高明,禅宗是接引上上智的人,普通智慧不行。多生累劫修持到这里,一指就破、就悟,这是禅宗的道理。虽然它很高明,普通人学禅哪,越修越糟糕了,非狂即魔。所以六祖也说、五祖也讲,禅宗是接引上上根的人。那么,普通的教理之重要,这个教理讲唯心、唯识、明心见性,讲了半天是个什么东西?始终搞不清楚。譬如心意识,唯识宗所讲的三样很重要,这个究竟是什么呢?

我们可以从这里作一个了解。现在的青年同学们,拿现在的文化做一个了解,对自己也许有帮助。你不妨借重物理,借重物理的世界作一个了解,物理世界佛也常引用。我们心性的自体像大海水,大海底层没有波浪哦,只有“等流”这个流。大海的中层上面、深海的上面也没有太多的浪,稍稍在动。这当然不是普通你们学了海洋学不懂,这个要深深地进入科学的范围去实在研究,我想不久的将来,在外国美国的电视上会可以看到,电视可以照海底的这个情形照出来。这个上面、表层才有波浪,波浪上面当然有浪花。假定把这个海,所以佛经经常用海,观世音菩萨也站在海里头:苦海、什么海,很有道理。你拿这个……我们的真的心性这一层——心之体不动的,心不动;意等于那个海上起的浪;识——浪上面的波。所以我们看到的海面只看到波,层波叠浪。真正的海是不是波浪呢?不是波浪,波浪是它的外相。所以就是说,“变似外境”而已。我们看到的海,只看到海面第一层、层面上的波浪当成是海。等于我们了解自己的心意识,我们为什么叫唯识?我们一切生命的现象同我们心能变所起的所变的那一层波浪的现象,这个识、识变骗走了。我们在这个地方体会。那么你在这个地方打坐用功都看清楚啊,差不多了。譬如你们坐起来有些人有进步还看到光明啊什么……哎,这还是波浪,识在作用。你把分别意念再一空掉的话,不被这个前五识、第六意识骗了,这个境界就空掉了,就更扩大了,等于走到深海的中层去了。那么那个境界再晓得彻底地空,可以见自性。就是这个道理。这就叫做不晓得是苦口婆心啊,还是甜口甜心告诉你的!

再,你可以拿植物来比。心譬如这个植物的根,一棵树的根;这个意呢,第六意识等于这个根起来的这个树干。这棵树这个花的话(所以你看释迦拈花,很有道理,整个这个花朵),这个识就是开的花朵。我们看花的时候啊,一眼就被花朵骗住了。红的是花、绿的是叶,花花叶叶,都是识的作用;它后面的分别作用是这个枝干。这个枝干依赖什么呢?第八阿赖耶识,它的根根。这个花朵的“能”就是它那个根。根,既无花也无朵,也无青枝、也无绿叶、也无红花。所以我们这个身体、生命、乃至身体上,眼耳鼻舌身是花朵,我们整个的身体不过是一朵花而已。能够使这个花朵开的,是意的作用、心意、这个心念,就是分别、虚妄分别心;根根呢?同虚空合一的,三千大千世界同体的。你从这里去体会,慢慢去观察,也许你们用功啊、学佛啊有点像样了,修道啊可以了。不要在身体上玩来玩去,那不过前五识一个位置而已——身识上搞,搞个什么呢?白居易的诗也告诉你,虽然是诗人的话——禅宗:“饱暖饥寒何足道,此身长短是虚空。”白居易当然他是学佛的了,白居易是唐朝的诗人,他也是学佛很虔诚的,最后是学净土了,老老实实修行,学净土了。“饱暖饥寒何足道”,这个人生得意、失败,饱暖饥寒何足道啊!“此身长短是虚空。”所以你在身体上(搞),你就是修到活个几百年、一万年也是完掉了,这个几十斤肉,不要在这个上面玩。这是唯识身,是身识的一部分而已。“饱暖饥寒何足道,此身长短是虚空。”

这些要记得啊!这个光在笔记上一做,这个老年朋友我很赞成做笔记,青年的也靠笔记有什么用啊?那我怎么不靠笔记啊?我从小读书到现在,我还没有一本笔记啊!做笔记好讨厌哪!我也搞过,结果搬来搬去都是笔记,我记得没有?没有记得。说我要去翻那个笔记,那何必呢?读个什么书呢?不是多一层烦恼!讲一句不好听的话——不讲了,我讲出的话出来没有好话!(一笑)这个不是多一层麻烦的事情!训练自己的智慧,你要晓得训练自己的记忆力。有个好处啊!现在走了你可以得宿命通,前生事情都会知道。不然你这个脑子不用记忆的话,所以你宿命通发不出来。宿命……[录音中断]

……都是有许多书我是没有读过的,一想、一定,噢!就呈现出来了:原来前生读过的。就会记起来了。这就是宿命的道理,宿命通。“书到今生读已迟”。但是你们同学们就讲:“所以了,老师我不需要读了,我前生没有读好嘛!”那不是来生更差?你这一生好好读,来生还好一点。有一个同学就向我调皮过:“因此嘛老师,你不要怪我们。我们前生没有读好,所以今生笨一点你不要骂了嘛!”那今生呢?“哎,我将来来生你碰到我会好一点嘛!”有个同学跟我俩这样调皮,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一笑)

刚才讲到唯识这个“唯”字的道理。刚才这些话要注意哦!我一讲过去了我就丢掉了,你们拿得走拿不走是你们的事。

唯既不遮,不离识法。”下面一句话注意,“故真空等,亦是有性。”一切都是唯心所造、唯识所变。所以你们小乘的罗汉修到了空,你觉得现在我到了家了,明心见性——空,空了。他说你那个“空”就是唯识所变的,就是“有”,它是什么空啊!“空”就是“有”——哎,我有个“空”嘛!你那个“空”就是“有”。也是心意识所变。所以你觉得我现在在虚空中,这个是意识所变的,心所变的,唯心所造。所以说,“唯既不遮,不离识法,故真空等,亦是有性。”。这就属于“有”的性质,你不能说它是空。

所以,唯识学是批驳了一般讲性宗般若宗的人,认为空到达了,这就是道、达到了空。请问你那个空怎么来的呀?还不是心空!心既然能空,心把万缘放下、一切境界放下、把身心也放下了,所以达到空,那是把心所有的现状、心的法相放下了。你那个心能变的东西、“能”没有放下哦,那个“能”还是心……你这个空还是“能变”变出来的空啊!还是“有”嘛。所以唯识宗唯识的道理。批驳了执着性宗以空为究竟,那不是道。

由斯远离增减二边。唯识义成,契会中道。”这个理你透了,可以修行了。“由斯远离增减”,要不增、不减。你看我们修行在哪里?都在打算盘学会计,不是增(加上)就是减了。坐在那里打坐念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嗡啊嗡啊嗡——”都是在那里增。觉得:噢!我念了多少了,嗯差不多了,嗯有感应!嗯。——赚钱一样。然后……,这都是増。再不然就坐在那里,我是不念咒、也不观想、也不念佛,空、空,空了还要空,丢、还要丢掉,放掉、还要放掉——在那里减。不做赚钱生意就做蚀本生意!一切修道的人你看,不做赚钱就做蚀本(生意),不著“有”就落“空”;不落空就著有。所以说空、说有都不是啊!所以《心经》上告诉你“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生不灭”啊!那个是真空,那个是中道。

所以,讲教理,一切凡夫众生执著“有”固然不是道,二乘的圣人、罗汉声闻执著“空”也不是道,都还是凡夫,甚至还是外道。所以“由斯远离”,赶快不增不减。这两边,落于两边、落于空也是边见,落于有也是边见。离开增减二边,了解了一切都是唯心所变,才可以修中道义——这是中观,唯识中观、中道。所以大家问我们讲《金刚经》,《金刚经》上有句话,佛说:有人如果能够学了般若、念了四句偈(四句偈子),为他人说,此人功德不可数量。《金刚经》上很多地方四句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四句。“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也是四句。四句很多耶!究竟哪四句偈啊?都不是。

整个的佛法只有四句:空、有、非空、非有,不外乎这个。不落空,就在有。“非空非有”,很好听啊,佛法的文学真高啊!什么叫“非空”啊?——不是空。不是空当然有!“非有”——不是有,不是有就是空嘛!给他变来变去四句,空、有,非空非有,即空即有。就是四句。所以禅宗祖师讲,“离四句”,离开了这四句,四个脚都离开;“绝百非”,一切都否定完了,否定也否定完了,自然那个东西找到了。“离四句,绝百非。”那么那个东西出来了。

在教理上,“离四句”是远离增减二边,这个就叫做中道。中道呢,就是龙树菩萨所以主张,修止观是修中观。中观,佛经有一本经叫做《中论》,《中论》也就是讲这个道理。这个是中道。

现在再来:“由何教理,唯识义成。”又提出来问题,他说,佛经上所讲的唯识,你这个宗派,根据哪一个佛说的经典(佛的圣教理)所建立你唯识的道理?这两句是问题。

下面答话:“岂不已说”,他说这些理由上面都说过了嘛,已经说过还要问。“虽说未了,非破他义,己义便成,应更礭陈。”话是说,佛经说了那么多,现在道理也说了那么多,虽然说过了,“未了”你不能透彻地了解,只好再说了。“非破他义”,建立唯识的宗旨,所以“唯”,唯我独尊,只有这个识,这个“唯”字有权威性的。“己义便成”,并不是为了逻辑上否定了其他的道理,我自己的真理就建立——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也有这个意思。“应更礭陈”,他说我现在应当更加进一步地确确实实地告诉你。

成此教理”,为什么佛法里头有法相唯识这一个宗派学理的成立体系呢?并不是后世的这些大师们好高骛远,都是根据佛说的法。“如契经说”,如佛经里头讲。《华严经》里头的十地论、《十地经》(《菩萨十地经》):“三界唯心,”这是《华严经》的话。三界里头就是这个心意识所造。“又说”,“所缘唯识所现。”这一句话是《解深密经》上讲。“又说”,《阿毗达摩经》又说:“有情随心垢净。”有情就是一切众生,都由于心意识的转变,随你这个心量垢净(或者是染污,或者是清净)。

又说”,《阿毗达摩经》上说,“成就四智菩萨,能随悟入,唯识无境。”注意哦!同功夫相关的又来了。如果一个大菩萨,修成功成就了四智(四种智慧境界,成道的智慧);那么就可以悟到了“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唯心以外没有外物。所以唯物的道理是根本不存在的。“悟”,悟到了这个唯识、无境。除了唯心以外,没有外境。这四种智,那一个“智”很严重了啊。这也是《阿毗达摩经》,可是这本经始终没有翻译过来,玄奘法师去也没有找到,没有了。可是这个道理精要的都拿过来了,这里有:“一、相违识相智。”这一句话就要命!相违,我们把两个字把它合起来,那么解释成“互相违背”的,怎么叫互相违背啊?譬如我们眼睛看的时候,这是眼识啦,这个作用在看呢;耳朵听,这是耳识。这两个(耳识跟眼识)互相违背了。违背就是矛盾,乃至完全相反。它“相违”,一切相的互相违背,也是唯识的作用。这个唯识、心意识能够了解了一切的矛盾、一切的违背,能够了解一切相,这个智慧叫做“相违识相智”。

谓于一处,鬼人天等,随业差别,所见各异。境若实有,此云何成。”这个道理我们不大容易懂。就是说,这个智慧是怎么样的智慧呀?智慧,不是理想、不是瞎想,如果我们瞎去构想、不观察所得的、不求证到,不算智慧,那是非量的境界,那就不对了。妄想是非量的境界。智慧是求证到。就是说同一个处所的东西,据佛说,我们河里头的水、世界上的水——所以叫做人不能下饿鬼地狱。饿鬼很可怜!饿鬼看到水不是水,是火,不能喝的。就是水到它嘴里也变成火了——唯识所变。譬如我们世间人吃的饮食,在我们这个世界欲界的众生,什么牛排啦、豆腐啦、萝卜啦不管你什么,好啊!香味无穷!不要说色界天的天人,欲界天的上层天人看我们吃饭,等于看狗吃大便、看猪吃那个……这种乱的饮食一样的觉得很难过!业报不同、唯识所变不同。所以我们人看到水是水,饿鬼看到是火,所以叫做饿鬼,他永远是口干的,喉咙细、身体大、消化非常大,而没得东西吃,所以叫饿鬼地狱。其实饿鬼、天、人,同样的东西呀,因为业力不同,所看的现象就不同,所起的作用也不同,所得的果报也不同。所以呀,这个叫做“相违识相智”。“谓于一处”,在同一个地方,鬼、人、天等,“随业差别”,因为业力果报的不同,“所见各异”,所看到的那个东西不同。如果“境若实有”,假如外境界譬如这个东西你认为是实际的,“此云何成”?那么这个物质为什么看法不同呢?果报不同。

所以譬如说,像我们现在来讲,一个学科学的人看这个玻璃杯、看这个玻璃,同普通人的观念看的不同。当然一个学会计的人、打算盘的人一看这个玻璃杯:几毛钱啊?怎么那么浪费啊!这个上面还摆着这个东西。一个小偷看到了,同会计又不同了:别的没得偷的,就偷这个也可以值五毛钱!——都是业力不同、果报不同。不要说天人、饿鬼境界,就我们同样一个东西,譬如这个佛像,你如果做科学的测验,可惜我们这里没有仪器,不然马上可以出来。你们大家都看这个佛像,每个人看的这个黄色的程度,这个肚子胖的、矮的,站的方向不同观感就两样。而每个人眼睛里头那个黄的颜色——都晓得是黄,(但)黄得不一样。因为眼球、眼神经啊有特别强、有特别衰弱的,还有色盲、没有色盲、有高度的近视、有低的近视(差一点),同样这个黄的颜色的这个佛像,在我们这一堂人的观感里头,如果做一个科学仪器来测验,统统不同。所以现在的科学很厉害,你要注意哦!将来的佛法恐怕要大科学家学,不是你们(也不是我们,不要把我打在外面),不是我们这一班糊涂蛋能够学科学的。弄两句文啊、懂一点文字,以为自己懂了佛法,不行!佛法要求证。科学家来求证,很多道理就出来了。所以这一切世界、物理世界都是假象,没有真相。所以要一个学物理的来看这个桌子,我们眼睛里看是这个桌子,一个学物理的人可以说这个桌子不是这个形态的:这是因为他这个物理的物质的本身放射的不同,到你那个视线里头脑神经的感受、你的感受不同。如果严格讲有个仪器来测验,你的感受同我的感受同他的感受,好像看起来一样——不一样。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这个科学的道理,就说明了业识茫茫、各人果报的道理不一样。所以我看佛法、以后的佛法,除了科学发达以外,走入了另一个佛的世纪,会昌明。照我们这一班糊涂人去学啊,把佛完全学成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非常科学,尤其唯识,刚才提过了。

这个了解了,你就证明,一切世界唯物世界、一切我们身心的状态、生理心理状态,一切都是假象。这个假象了解了,才找得出来这个自性的功能,那个是道,那个东西,才把什么是唯心那个心才找出来。这是第一种智慧。这一种智慧当然我们不行啊!

现在他说啊,菩萨成就了四种智慧才了解了唯识,这种菩萨、成功的菩萨第一种智慧。你说菩萨智慧怎么讲饿鬼、天、人?哎,我们看不见饿鬼呀,菩萨境界他在定中,他看见饿鬼明明看到水不能喝。所以我们庙子大家学佛有施食作用。菩萨境界一看到饿鬼那么可怜,他就用法术、咒子唯心所造就是给他一变,那么饿鬼看到水还是水,才能够喝一点,菩萨的慈悲。所以用甘露水给他喝,就是这样,太可怜了。但是天,我们既看不到饿鬼也没有看过天,天上的神是什么样子的?只是想像。只有看到人,人里头事情我们也没有搞清楚。所以到菩萨成就那个境界,菩萨是什么?得道的人。你不要看成菩萨、“萨菩”了不起啊,菩萨就是有了道、有了定慧功夫的人。第一个,得到“相违识相智”的时候,那么他看这个众生世界这种现象,确定了一切唯心所造。饿鬼看到水喝不到水,不是水不给他喝耶,他自己唯心的业力喝不下去,喝不下去的。

所以这个我经常说嘛,上次我给大家报告过,有朋友从泰国带来泰国那个水果王——榴莲,那个臭得不得了!世界上的水果王,泰国不准出口的,飞机上不准带。因为带到飞机上给你臭死了!结果有朋友(当然是泰国地位特别高的人),上午带到台北,晚上到我那里有一块他特别拿出来,他的好意,我一看,啊,我一闻那个味道:榴莲来了。特别特别……!哎呀我的妈!实际上我会吃,但是我也并不喜欢吃。因为我第一次到香港吃榴莲,我第一次闻,我说这个味道好难闻,香港朋友说最好的东西买来给你吃,我说那就吃吧,唯心所变嘛!就把观念变一变,觉得这个难闻——很好吃!就吃了嘛。这是第一次。现在是第二、三次,这个朋友一拿到,他说你敢吃么?我说:敢、敢。结果嘛也吃了,大家也吃了。然后,这位朋友还把最好的一块给我留起来,这个不准动,老师啊你留着明天上午、早上当点心吃。这个榴莲那个味道!但是,你如果心变了的话——你一定说“哎呀这个臭啊!受不了啊!味道难过!”没有这回事。还是照吃。

这种境界、人生境界,所以我说当年我到云南,吃生肉,到了蛮区里头生肉啊,那个猪肉、牛肉杀了血淋淋生的呀,拿上来上面插一把刀:请啊!端过来一看,怎么办?请呀!就请啊!我也叫请啊!怎么请啊?只好把脚一蹬,腿子一靠,拿起刀这么“咵”就割下来,拿一刀就送到你嘴里去。就张开牙齿这么一咬,就这样吃。到那时候怎么办?还不是咬得比人家还响,表示:很好吃!心里头:我的妈呀!发呕啊(众笑)!唯心所造!只好吃下去啊。蚱蜢、蜜蜂都炒起来,拿出来,蜜蜂一做出来,我还想这里还有花生米,还不错!结果吃了半天是蜜蜂。拿调羹舀来还不是照吃!你到那个环境啊!你躺下来叫你抽鸦片,我不抽鸦片,旁边一个人就告诉你,他说:要抽,这是恭敬你。噢!是这样啊!又抽不来,那个鸦片只好拿来吹呀,吹火一样吹它几口:嗯,是很好闻,味道好闻。这就是生活的道理告诉你:一切唯心。这是我们人世间,我们这个世间的经验。菩萨的境界在那个定中啊,看到鬼、天、人,同样的东西,业力不同、观点不同、现象都变。这是第一种智慧。所以得到这种智慧才晓得一切唯心唯识的道理。

第二,“无所缘识智”。这一种智慧。这个是什么?“谓缘过、未、梦境像等,非实有境,识现可得。彼境既无,余亦应尔。”第二种我们容易懂了,叫做什么?无所缘的、一切唯识所造的智慧,这个我们容易懂,我们也有这个智慧。就是说,我们一个人,沉醉、回想过去,尤其是老年朋友啊,我常常劝老年朋友不要做这个事,沉醉回想过去,想当年“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完了!“哎呀想当年我如何……哎现在我又怎么样……”不能沉想。想当年年轻的时候,走路都可以跑步,现在还要担架抬呢!还坐轮椅呢!这还能够想啊?一想就完了。过去的一切如梦,昨天的事如梦,一切都是如梦幻泡影。所以我们心里想过去,乃至理想未来,这个是非量境界。但是有没有过去呢?你想过去,过去就出现了;你想未来,未来也出现。其实也无过去、也无未来,过去已经过去、未来还没有来。你的境像里梦中都出现,是你的唯心识所造。

譬如像我们梦,梦中的境界是独影意识,梦到过去的人看见了,我们醒来了还回想:“只是当时已惘然。”你还惘个什么呀!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当时已惘然。李商隐的诗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不要惘然了!过去了就是一梦。过去、现在、未来——梦中的境像,都是没有真实的。可是当梦中的境像,当你一个人沉迷在回想过去、幻想未来、回想一切等等,那个现象的确会出来的。

唯识只给你讲到这里,我还给它补充呢!你要晓得,有时候你沉迷过去的现象,它还有心灵感应作用哦!你如果想你某一个人,某一个人还在的话,他那边电报、心灵的电报就会接收到哦!它有这个作用啊!尤其是父母亲情之间,兄弟姊妹骨肉之间有这个;或者你同你的有情人(情人不是难听的话啊,两个朋友很有感情,不管同性异性都一样),那么心念太想得厉害了——有感应。虽然是梦幻空花、非量的境界,就证明这个心识的功能有如此的厉害,你要懂这个道理。可是呢,他实在有实有吗?非实有。都是心意识的现量境界,“识现可得”。

所以外境不实在,“彼境既无”,真的有一个外面的境界?没有。但是一切是唯识所造。可是当你唯识心意识造出来的时候,它的确有这个境界。那么,他说你从这里了解了以后,你才晓得一切唯心、唯识的道理。这个菩萨的四智,我们今天时间的关系,还有两个智慧的境界留到后边。所谓这个智是什么?智慧是怎么样来的?科学一样的、科学家一样的,真正学佛是科学家——细心观察来的。不是盲目的迷信。盲目的迷信是信仰部分,成就智慧这是细心观察来的。所以作功夫修道要细心观察成就的。不是盲目地迷信坐在那里:“反正我坐他一万年,我总会坐出一个道来嘛!”才没有这个东西呢!


……上次讲完了“无所缘识智”,然后是“自应无倒智”。这个名称,这都是唯识学的名称,“自应无倒”,照这个文字来翻译,自己应该不会去颠倒的。那么自己何以应该不会去颠倒呢?就是要证道,悟道的人证道了就应该当然不去颠倒。我们普通的佛学都晓得,一切众生是颠倒众生。这个很简单一句话,大家都晓得,讲佛学讲的“颠倒众生”。众生为什么叫做颠倒呢?就是错了。就是错了!怎么样错了呢?白的看成黑的、黑的看成白的。就是说,我们普通人所有的思想、乃至所有的感觉、所有的六根的应用,是不是真正准确的?是一个问题。所以叫做“众生颠倒”。把根本拿过来当成尖尖(把根根当成尖尖),把头、尖上当成根根,就是这样的错误——颠倒。

比于说,我们这个人,人同世界上的植物差不多,我们也常说一个笑话。我们看到世界上的植物里头最古的就是人参,人参大家没有看到过,就是高丽参啊,整枝的高丽参现在没有看到过。高丽参两个杈子怎么样长的啊?好像很少有三个的,都是两个,就像人一样,***两个手不谈,两个脚、八字。至于我们过去的相传——现在的无所谓,现在这个高丽参啊都是人种的,人工种植;过去所谓真正的“关东人参”,是大陆上、东北长白山一带,那神话多了!所以你看,到长白山采人参、关东人参,那是驻在一样***。高丽参不晓得几天,***********。真正的活株高丽参,据说啊,会成仙的,它会变成人形,一千年以上的高丽参啊,据说啊,都会变成人,小孩子一样学走路。但是你要抓它,看不见了。发现了,那就是参王。有没有,我没有看到啊,****。但是这些名词不讲了,高丽参是**,大家都知道。所以整个所有的化验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所有化验中药的药材呀,世界上今天还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地方真正完全化验清楚的,最高的化验到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二十没有办法。所以你不要看是中药啊乱七八糟**泥巴地放在一起熬起来,宁肯它是这样熬。有许多东西啊现在才发现,把它制成西药一样,效果就不同。当然,像高丽参这个它的头是这样。它这个倒过来根长在头顶向上,两个脚在上面,这是枝杈,所以看起来像个人。我们人也像高丽参啊!人的根根在顶上,头在虚空,土地在虚空;两个脚啊像高丽参的两个杈杈。所以人要死亡、人要衰老,先要从脚上开始;等于那个高丽参的植物啊,这个枝杈一萎缩了,整个就完了。比方,我们举个例子啊,刚才讲到“颠倒”这个观念。

所以,修道家、修密宗的人,就晓得人的根根在哪里,如何把这个根啊培养好。所以他做对了。好了,当然我是讲理论啊,方法没有说、没有讲。********,就是引用这个例子说明众生颠倒。究竟哪里是正?哪里又是反?都是问题,搞不清楚的。所以他说“自应无倒智”,真正证得道了,自己本身无师自通,真叫做**。悟道那一下,不是老师帮助你悟,也不是佛帮助你悟。佛就是老师,诸佛菩萨都是善知识,他教你走过的路、走路的方法,你照他走过的路、走过的方法去做;到了真正一旦证得菩提、悟道的时候,这个时候——无师智,不是靠老师那里得来的,自己是豁然顿悟。这个时候呢,自己本身智慧爆发了。智慧何以爆发呢?我们不是听了唯识吗?第八阿赖耶识含藏一切种子,要注意呦!含藏了一切种子,善法、恶法,***的智慧,所有的种子它都有。所以修持到了最高处,那个智慧干净的、正确的、清净的,这一念好的种子、种性都爆发了,连带坏的种子、染污的种子也变成了白净了。因此,证道、证得菩提、得道的时候,自然得无师智通,自己本性里头所含藏的智慧的种性、功能统统爆发。这个时候对世间法、出世间法一切所观察的智慧,不会再有颠倒了。这是第三点,讲“自应无倒智”。

这是讲什么?“谓愚夫智若得实境,彼应自然成无颠倒,不由功用,应得解脱。”就是说,怎么样叫做“自应无倒智”?“谓”,拿白话来翻译,这就是讲;愚夫,我们普通就叫做凡夫、一般人。愚夫是好听,这个是佛学的名词;我们讲很简单、最低级的话,就是说“笨蛋”,啊,一般笨蛋们。假使得到“实境”,什么叫实境呢?就是***,这个人悟到了根,悟到了生命本来,证到了。那么,“彼应”他当时应该自然“成无颠倒”了。无师自通,自然证到了无颠倒的大智慧。这种大智慧的成就的境界,“不由功用”,不需要用功的。就是说我们现在有时候偶然得一点清净的境界,心理偶然觉得安宁的境界,是想办法内心上拼命搞修养来的,就是要用功而来。所以真正成道、证道的时候叫做“无功用道”,第八地以上的菩萨到达“无功用行”,不需要再下努力用功,此心随时随地自然就在那个境界,一点都不需要著意,一点也不要定,也不要慧、不要观照,自然到了。所以这个叫做“无功用”。他说一般人能够到达了境界,悟到了、得究竟实境的话,“不由功用,应得解脱”,**是一切解脱了。

我们刚才讲,把普通的佛学举出来,这个颠倒。真的不颠倒就叫做“正见”,得正见了。得了正见有什么好处呢?所谓见道、得正见,自然就得解脱了。解脱了身心的缚,不被生理、身体所困扰,不被心理的烦扰所困扰、烦惑所困到了。总而言之,不被物理世界的一切物理作用所困扰。解脱,而不受三界内在的一切等等所拘束,都不困扰,就都得解脱了。学佛的根本——到达解脱。所以一般的佛学小乘来讲是有五个步骤,大乘也离不开这五个步骤: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修戒,得定,得定以后得慧,得慧就解脱了,得到无颠倒智。那么无功用道、无功用行,自然解脱了。得解脱以后呢?由解脱所成就了,成就什么?成就了解脱。解脱以后所起的、所知的**,所知道能知一切法、能见一切法,无所不通,这是“自应无(颠)倒智”,第三个。

就是说,“菩萨(能够)成就四智”,四种智慧。菩萨,大家都是菩萨啊!你不要把**大殿上那个铜的、木头的,那个就是“表相”。譬如我们真的证到了这个境界,也就是自己*****。

第四种呢?“随三智转智”。真正悟道的人,所以像禅宗、密宗、天台,这个地方都严重地考察了。第四种叫做“随三智转智”,跟到上面三种,一、相违识相智;二、无所缘识智;三、自应无倒智。下面还有三个,都属于三智的范围。随三智的成就,所以学佛……



(第16章)


原文:四随三智转智。一随自在者智转智。谓已证得心自在者随欲转变地等皆成。境若实有如何可变。二随观察者智转智。谓得胜定修法观者随观一境众相现前。境若是实宁随心转。三随无分别智转智。谓起证实无分别智一切境相皆不现前。境若是实何容不现。菩萨成就四智者。于唯识理决定悟入。又伽他说

 心意识所缘  皆非离自性

 故我说一切  唯有识无余 

此等圣教诚证非一。极成眼等识五随一故如余不亲缘离自色等。余识识故如眼识等亦不亲缘离自诸法。此亲所缘定非离此。二随一故如彼能缘。所缘法故如相应法。决定不离心及心所。此等正理诚证非一。故于唯识应深信受。我法非有空识非无。离有离无故契中道。慈尊依此说二颂言

 虚妄分别有  于此二都无

 此中唯有空  于彼亦有此

 故说一切法  非空非不空

 有无及有故  是则契中道 

此颂且依染依他说。理实亦有净分依他。若唯内识似外境起。宁见世间情非情物处时身用定不定转如梦境等。应释此疑。


要告诉大家,******的成就啊!也不是苦行的成就——大智慧的成就,那叫做成佛。要开发自己的大智慧的成就。所以说第四种就是“随三智转智”。怎么叫转智?把八识统统转了,平常的心意识转成大智慧光明普耀的境界。那么这“三智转智”是什么“三智转智”呢?“”,第一种,“随自在者智转智。”第四种“三智转智”所包含这三种,三种的第一种就叫做“随自在者智。”得到大自在的(智慧)。我们都晓得念“观自在菩萨”,得大自在,解脱以后才能得大自在哦!拿我们现在世俗的观念来讲,真自由只有成佛才能真叫做得了自由,那是真自由。一切不受物理、身心的拘束,生命的本来找到了,这是真正的自由。在佛学过去的名词就是真正的自在,“自在”的名称拿我们文字上来研究,比自由好多了:自在,自己本身都还在这里。自在是大菩萨的境界。这个智慧的境界是什么境界呢?“”就是说(师嘱同学:看书哦!)“已证得心自在者,随欲转变地等皆成。”就是说,得了解脱以后证得心自在的境界,那一定得此心自在了。

我们这个心不自在哦!各位要注意啊!我们现在内在你看,开着眼、闭着眼,自己那个思想啊怎么样来的、怎么样去的一点把握不住,下个念头想什么你不知道,你控制都控制不牢。这个思想不是心的全体呦!这是第六意识,第六意识都没有办法得自在。所以心自在,菩萨第六意识发而都自在的。

而我们普通人,譬如有许多人心里头的所有的念头都是分裂精神,在心理方面我们给它创一个名字,理性上觉得:“做人不应该这样做,做得好一点啦!”“讲话不应该这样讲,说得好听一点啊!”可是自己莫名其妙,那个习惯上是养出来的,那个行为不对,已经做出来了,不得自在。

心完全得自在者,完全能够作主,这个心情能够作主。不但能做心的主,而且做身体的主。你说要死吧,我暂时不死,再留三个月,他有本事给你留住;或者我不想留,早一点死吧、早一点走,生死来去也可以自在,这就叫做心得自在。

他说,“证得心自在者”这个境界,“随欲转变地等”,跟到他的心念转的,要把这个地下水泥土变成虚空,这个实质性土地就变了、没有了,就变成空的。要把手指一指把这个地下变成黄金,统统这个地就是变成黄金了,所谓神通了,这是真神通。神通如何做到?——心得自在。

所以得大自在菩萨,一切凡是地水火风、所有物质的东西,随心所欲可以转变的。所以说(再念一道啊):“随自在者智转智”,“谓”这是讲,已证得心自在者的菩萨们,“随欲”跟到自己的欲望转变土地、物质等,都可以成功,随时可以做到。修持到这一步,才叫悟道、证道。不要随便瞎扯啊!**禅宗什么,你就悟了;悟了,不要说把土地转成黄金,那我们现在正缺黄金耶!直接把土地转成黄金,好不好?你只要把茶杯转成铝的或者转成银的就好了,不要黄金,差一点都可以,转成玻璃也可以,你来转吧?这是个求证的功夫。不能做到成功,悟了道,悟了什么啊?是误了,言旁一个口天误的误,耽误了的误。不要乱来啊!

所以说,“证得心自在,随欲转变地等皆成。”好,他说有个问题:“境若实有,如何可变(呢)?”如果物理世界、一切的外境界真正是固定的,那怎么样说证到心自在者可以把物理的东西随时****?换句话说,物理世界地水火风、物质世界的一切,心物一元,心的本体所呈现一部分的相,*相,物理世界的东西它本身也是空的,随时在变。山河、大地、风、水等等,它没有一个永恒存在的不变的东西。**它都是在变去。所以我们科学就晓得能量互变、质量互变等等的道理。没有一成不变。因为它互变,所以它体空;因为它是体空,所以随心所欲可以转变。当然我们这个也有神通啊,可以转变的,冷水把它拿来一倒,加工就变成开水;把它放一点酸的东西就可以制酒。这就是我们随心所欲在变,这是凡夫境界的小智。证得大自在这个智,**物质、转变物质,就是心意识这个心念一动,就可以转变了。

那么就要再问了,怎么样能够做到这样?古来成就的祖师他就告诉你个秘诀,但是你不要执着哦:“心风得自在者”,要心风都得自在。我们这个物质世界四大,风是其一,中国的习惯都讲“气(炁)”,中国的炁、最基本的炁,等于科学所讲的“能”。所以心风得自在者,才能证到佛菩萨的大神通,大神通可以转变物质世界。

但是转变了,那个境界是假的了,偶然一用哦!不会长时间转变的。为什么如此?佛菩萨也不肯变、你转变不了。众生定业处。定业没有完,你不能逆转它;逆转以后,它可以用……所以讲到这里,我们顺便另外讲别家的一个故事,道家****吕真人、吕纯阳,**公司这个老板就拜他的,拜吕纯阳的。吕纯阳当年学道(道家的故事),碰到他的老师叫钟离权。道家有一个条件,道家分几等神仙,分五等,不管哪一等,那么至少修道人这个“三千功满,八百行圆”,要三千、八百个善事做了。什么叫善事?救了人家,要死的人你救他活转来,救一命就叫一件善事。还不是说我拿两个钱投一下功德,然后啊端饭给人家吃,自己沾沾自喜以为做了好事——那个小之又小,应该做的。那个小善慢慢累积起来变成大善。大善是这样,比如拿一个生命做标准。等于说,大好事做三千、八百件了,才可以学仙。

那么吕纯阳跟这个钟离权一拜了老师以后啊,什么善事也没有做啊!他是联考没有考取,正在那里做梦的时候碰到这个老师钟离权——黄粱一梦。那么钟离权要传他一个点石成金,********。修道基本要做善事,做善事没有钱,怎么办呢?传你一个点石成金,指头一点这个东西就变成黄金了,拿这个黄金可以去做善事。这个吕纯阳就问:师父啊!这个法术这么一点就变成黄金了,这个可见是神通变出来的。这个黄金啊,能够流传多少年?——物质上的黄金永远是黄金了,(但)这是神通变出来的。这个钟离权告诉他:五百年。五百年以后这一块黄金还会变,如果是泥巴变的,还是变成泥巴。吕纯阳说:算了,这个我不学了!他说你为什么不学啊?他说:那不是善事,是做坏事啊!这块黄金把它变了做了好事救了别人,五百年以后那害了别人。这个不学了!

“好!”钟离权一听,“你行了!你就在这一念之间可以修道了。”

就是这一念!

所以,虽然是道家很有名的这么一个公案、这一件故事,我们自己研究看?所以一切唯心。做人、处事、修道,都一样。任何一件事情的处置,自己智慧的检查能到这样精细。所以我们有时候所谓“愚夫”,普通人就是我们愚夫——没有得道的人,自己认为够聪明,这一件事情、好事做的结果,它的后果贻害另外一个空间的人、贻害另外一个时间的人,这就不可以。这个要注意!这是又顺便附带额外的一个故事。

但是,回转来就讲,“境若实有,如何可变?”就是说你所以要知道,物质世界一切是外境,从表面上看是外境,并不是真实;是可以转变的。所以心风得自在者,可以转变这些境界。虽然如此,这是神通,神通也是幻境,不是真实。所以我们佛的弟子神通最大的目连尊者,目连尊者他要死的时候,他自己有神通嘛,马上就逃到地狱里头去。不行,感觉到还是躲不掉;升天,还是躲不掉;躲到世界的边缘处——二铁围山,铁围山就是世界边缘的一个地区,非常艰苦,都是矿,矿藏的中间里头去了,还是跑不掉。*******,最后**。神通最大,无法躲开无常,一切法无常,要变去的,最后还是躲不掉。所以神通皆是幻化。但是有这个事没有?有这个事,神通是有,叫做“心风自在”。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随观察者智转智”,这个“观察”不是我们现在国际上政治观察员、经济观察员的观察,就是讲修持或修定的人。所以唯识学很少用“定”啊、“功夫”啊这些名词,它多用观待道理,用智慧、逻辑的,配上思想的观念告诉你。什么叫入定、得定?这一种不用心,你看,什么都不用心,以为打坐这个就是道、这个是定,这个是错误的,不会有成就的,绝对不成就的。不过呢,可以活长一点,身体上病少一点,暂时做得到。那是什么道理呢?那么假使你每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坐着,不用心,也可以长寿一点点、可以聪明一点点,那是什么道理呢?那很简单嘛!那是你在休息。一个人多休息总有好处的啊!不是定境界哦。

所以许多修道的朋友要搞清楚,你觉得身体好啊、我还得了一点利益呀。是啊!因为你是在休息嘛。吃饱了饭没有事情,你的福气好,天下太平,或者上面父母养你,下有儿女养你,你坐在那里号称“修道”,这样一天在那里偷懒,那当然好一点了。不是道的正果。

所谓修持的用心,[录音中断]……“观”,属于观的一个方法。止以后,止中自然有观。这是什么道理?我们的本心、心境界自然有这个功能。我们举个例子,你们去看展览会、去看画,看到这个一幅画,感到吸引你:嘿!好!真好看!这时候心很专一很*,你看看旁边这个时候有两个作用,还在观呢:“好!真好!”“哎呀,嘿!这里有个缺点!”马上观察出来。对不对?所以止定是你心理的作用,止中就有观。要把普通这个心理状况了解了,修持时应该用什么功夫,如何叫做入定?所以观的成就就是慧。所以,“随观察者”,就是讲修定的人,在定中在观察自己心行、心念的起动,明白了、观察得“智”,明白了心念、观念(关键?)在哪里,然后“转智”,把妄想心念转成大彻大悟的般若、菩提。

那么这个智慧、这个能力是讲什么?“谓得胜定修法观者,随观一境,众相现前。”就是说,“谓”是“讲”,“得胜定者”,真正得到入定的人、得到定境界,定境界为什么又加一个字:“胜”定?胜过的,不是凡夫定。凡夫定,譬如我们傻里傻气地坐着,也叫做打坐、也叫做学佛,或者有些人守着这里守窍啊,或者各种花样念个咒子啊,花了几千块钱买一个咒子啊,在那里“吽啊吽啊”练了半天叫做超觉冥想定,一个印度的方法;或者是有许多人弄一个什么东西啊在那里玩,非胜定的境界;这是修习、练习,如何把心内、心的变动的状况走入止的状况,那才是定。得了定、得到胜定、智慧的成就,修这一种方法的这种人,都会得胜定。“修法观者”,修这一种方法而得到止观成就的人,那他是什么呢?“随观一境,众相现前。”定不一定打坐哦!站在那里还是睡着,只要心念一定,观想一个境界,境界就出来。

譬如我们讲,大家最熟悉的,讲一个例子,你们很多都念《阿弥陀经》,看过《弥陀经》,都讨论那个《弥陀经》,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不是那个样子你不管了,暂时不管。我们就把《弥陀经》上所描写的极乐世界,什么玻璃为地、七宝行树,树上有些鸟啊都在念佛、念法、念僧,他总而言之,把极乐世界的那个环境音响的作用、色相的作用都描写出来了,然后是什么七功德树啦、八功德水啊,管他七七八八的也好,很多很多,你念完了,这一本经都背来了、都了解了,你是不是这样叫做一念之间,极乐世界的假想的构象,是不是一念之间呈现出来?做到没有?做不到,念佛的人**。所以这个佛经上的境界就****,**。你不要在那里光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是六个字啊,我们念的时候是六个,等于点头一样六点:南、无、阿、弥、陀、佛,有间歇性的,不是一念专一呦!所以《无量寿经》告诉你,一念之间要观起来。你观不观得起来?

有些所谓修密宗的人,你比如假使黄教,像达赖、班禅他们的祖师法门,大威德金刚文殊如来、文殊菩萨化身,三个头、三只眼睛、两个脚,十八只手,每个手上拿着东西,膀子上也挂着东西,多得很哎!三十六只脚,每个脚下面都踏着两个东西,乱七八糟那多啊!一念之间,所以叫修法本、修密宗,上座一刹那之间你就能观好他,能做到吧?一般人学不来呀!这个也学密、那个也学密,你们不行耶!观***十八只手,大概想了半天那个手啊,想了这里就忘记了脚了,想他的鼻子忘记了耳朵了,呵!怎么观?所以没有得正定的关系。

得正定境界是“随观一境”,他说一念得定境者,只要观相**,“众相现前”。真的一样,整个呈现了。假使观极乐世界,那个**************,自己在极乐世界那个环境里。不要说这个,我们说这个**,大家都非常,现在诸位十一楼,尤其我们这里老菩萨们、新的菩萨、旧的菩萨,常常就坐在这个位置,体会一下观一下看,****,人还是坐在自己那个位置旁边,有老王啊、老李啊、张居士啊、李居士啊,你观得起来吗?你现在眼睛闭上你看看,自己眼睛前后左右这个环境你观得起来吧?观不起来。你们老用功也不行。就坐在这里,环境还摆在这里,我眼睛这样一闭,前面这个袁老弟、老居士啊、老法师啊、老和尚啊,这个人、那个人,都在这个楼上境界,你一念之间能不能看过你观得起来吧?就是说理想境界、幻想境界,整个地都把它呈现,等于电视的X光一照一样,****,做不做得到?对不起啊!我相信不是看轻视了你们诸位,我也就是这个样啊!(一笑)你们一定观不起来。

假定你观不起来,你说修得定力**,不是自欺吗?不管你修净土、禅宗、密宗、天台宗哪一宗,随便你哪一宗啊,你把祖宗、爷宗都可以,你学了哪一宗,真得到效果的人,**。佛学是一个科学性一样的,**求证。拿证据来,自己得到,第一个自己心理上证据要拿出来。观不观得起来?观不起来。观不起来,初步的功夫都没有到。不要认为这就是悟了,悟不了的啊!是误了,耽误了!要注意啊!

所以他说一个真修定的人,“随观察者智转智,谓得胜定修法观者,随观一境,众相现前。”你注意这个“众”字,只要观一个境界成功了,随你念头的转动,所有的一切相所谓顿悟、顿现,一念之间统统出来了(师弹一响指),这叫做顿现。不是一个一个来的。假使这一段我们修准提法门,这个准提像在这里,不是说我画画一样,先画鼻子啊,画出来;画完鼻子画眉毛,左边、右边,然后画下来半边,一边都不边了,都不边了。要一念之间顿现,立刻呈现,就证入,就在这个境界。这个就是说,得到正定修法者,“随观一境,众相现前”。那么下面就告诉我们理由:

境若是实,宁随心转?”观起的境界,叫做方便法门,所以注意了。所以学密宗的念咒子观想,学佛的念净土念“阿弥陀佛”来做观想;修止观的,天台宗止观什么利用呼吸开始,或者利用白骨观、利用不净观,各种八万四千法门都是方便,不是究竟。而且没有哪一个法门叫好,没有哪一个法门叫坏。什么密宗好啦、净土差啦,净土好、密宗差啦,或者禅宗好啦、密宗差了——这些都是自己妄自分别。这些法门那么多的投众生业力需要之所爱好。尤其是密宗,它是方便般若。没有办法,一切众生不够吃,只好来许多方便。譬如你看有些人,又想成佛,又要发财,那么他怎么样教育他呢?那么好嘛,我教你一个财神法,财神法你好好去修哦!修了以后,哦!结什么一个手印,这个手指头啊,管你什么**管发财的手印玩了!跟手印俩玩起来,哦怎么****怎么样玩,有几千个手印啊,然后随便这样一弄都是手印。这管什么用,你们不知道吧?这就是电缆,或者一个电缆、电线,这边、那一边,那一边接着就通了,所以叫电线。那么,这边玩手印,然后嘛念咒子,哦!修财神法,修了以后可以成佛了!你看谁不爱呀?又发财,学了财神法又不要劳动,好像这个钱、钞票就掉下来了。结果我大概也去学了,我也同大家一样啊!结果学了以后我从来没有修过,我修不起!我修了财神法已然晓得我已经早发财了!那天天要麻油、要酥油、要牛奶给那个菩萨洗澡,哎呀我的妈呀!还要这样香烛水也还要这种供养啊!我算算我一天啊,修了一坛财神法,拿现在的成本啊,起码一天花两千块钱!(众笑)那么我修十天就两万呦!我修一个月就六万呦!我何必求财神菩萨呢?只求我多好呢!

财神修法有没有?绝对有。但是不是你这样修得来的,**不到,不会来的。有些人想修空行母啊,一辈子不结婚,结果要修个空行母来,空中成就的那些女性佛,已经成了佛的,她来帮忙你,修道修得好不好啊?你看又不用听经,又不用去公证结婚,然后这个佛母她还来帮忙你成就——天下有这样大的便宜的事?!这些学密宗人发了疯了的!——空行母并不来。真成就的女性,这个女性就是佛啊!你这样的脑子一肚子的脏,脑子一肚子的脏,空行母——母咱不说了,空行爹我也不来啊!(众笑)就是看你看不像啊!不去反省自己啊!乱学!

所以一切法门皆是方便,没有哪个是善法、恶法的。当然密宗的方法呢并不是真能够,自然**法门的,一般人喜欢嘛。因为这个要念咒,一堂的咒子,咕隆呱啦、叽里咕隆地你还搞不清楚,*****,然后一天******玩,完了以后这里还有个铃子“叮铃铃,叮铃铃”摇下来以后,这里这个鼓又“咚咚咚”,做完了以后又要来,脑子又要观想,手里要摇,嘴巴要“轰隆轰隆”,然后搞不完那个观想,这里出一个什么,那里来一个东西,是闹热啊!像我一般修密宗的时候,譬如修黄教大威德金刚,一天修两座法,就是早晚做两座功课,一堂课做下来五个钟头,连吃饭都没得时间!当然如此专心,你不得休息,那当然很好。

但是一般人想修密宗做不到哦!去求密法,***那么简单的都没有修好。结果嘛六字大明咒,然后“嗡嘛呢叭咪哄”啊,这就是密法的咒子了,你都没有念好。四臂观音你叫他看过,反正观想也观想不出来,你的观音是百臂观音吧?念一个“嗡嘛呢叭咪吽”,百臂观音也观不出来啊!就是给你观出来,观出来成就,以密法来讲这个道理、唯识道理是什么呢?所以修密宗不懂唯识不能修的啊!一定是错入外道。修道家也一样,禅宗也一样。就是你观出来的境界,一念之间你要观的境界都呈现了,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就呈现在前面,这只属于“生起次第”。次第者,程序、过程。这就是说你意境上原来没有的东西,现在给你了。训练自己生起了,无中生有起来,属于“生起次第”。生起次第在修密法不过是初步的成就。

要“无中生有”,意境上本来无的把它有了;“舍有还无”,再把这个观成功的境界,连身心及一切物理世界归到“空”,这叫“圆满次第”。那么,在修密宗这个名称叫做“生、圆二次第”,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简单地就叫“生圆二次第”,两个次第。次第者是程序,我们现在讲梯次。等于****梯子,像坐十二层电梯,一层一层上来。

真的给你观成功了,生起次第也好、圆满次第也好、念佛也好,你境界给你现前,不是究竟哦!由此现前的境界,然后连带着心性一起归于空,证到空性。也不是***,可以修持的。那么,现在就告诉你,如此观者,你修法观起来的这个境界,我要它转变就转变了。因为已经知道,这个境界是唯心所造的。但是你说我懂了这个理,不修这个过程,可不可以?不可以。为什么?你没有经过这个严格的训练,你看不见的、证不到的。虽然明这个理了,你还要去做到。做到了以后,了解一切境界都不是真实,(是)虚幻的。****,这个境界是虚幻的。你要这个境界怎么样现出来呢?用你心观想去造作出来,造出来的,所以它本空。(现在我们****空一下,休息。)


……看到这个“智”,就是说你修持的功夫到了这一步,自然你本心心性的功能发出来的智慧成就,自然有许多作用。那么你说为什么有那么多名称干什么?不能笼统。每一个作用同它智慧的范围、现象不同。不能笼统,笼统就错了。所以在观待道理上、在逻辑上要分析得清楚。刚才讲了两种这个境界,现在是第三:

三,随无分别智转智。”就是说,我们都晓得叫无分别,尤其一般学佛的人培养无分别心。这个特别注意这个话:“无分别”,差不多限制于第六意识;第六意识它的作用、它的习惯善于分别同计度,就是分别、计度。计就是估计,就是很精细地分析。这是第六意识的功能作用最强的部分。所以无分别心是普通佛学的一句名词。就是做到了无分别心,不过是第六意识的清静。所以你们大家研究佛学或者佛经要注意,像我们前天晚上讲到《维摩经》,《维摩经》就提到“分别也不恶”,分别不错啊!那这个分别就不是普通了,本心起的分别是观察的智,就是般若,那个名称不同了。所以我们普通学佛的人把修行、修证道理、理论没有搞清楚,以为“无分别”是“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好了,你假使说你无分别,我们能不能把泥巴拿来当成酥油饼吃、把泥巴拿来当成豆腐吃啊?做不到的。这个要搞清楚啊!所以说,“随无分别智”,意识清明不起妄念了,永远清明,内外空空洞洞这个现象境界,不起分别,意识不动用。“转智”,然后转了。

“无分别智转智”,我们开始讲唯识《成唯识论》,教大家注意背的《八识规矩颂》,第六意识、第七识这个中间怎么讲呢?“六转呼为染净依”,对不对?好!第六意识不起分别,这是初步哦!譬如我们打钟知道,听到知道,没有起分别;结果听到“一、二、三、四”,在分别了。当我们意识专一地看书的时候,只听到“叮、叮”,不晓得它打几下,也没有管它几点;这个时候听到,耳识听见,第六意识没有起分别。当然你第六意识不分别你是看书哦,还在分别,这个意识看书在分别。要六根接触外境的六尘——五根,不是六根,这第六意识不起分别。初步到达这样才是学佛修道的开始。

当然一般人一到达这里,尤其现在的人,又是禅学流行了,以为自己“哎哟!我到了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然后见鬼不是鬼了!(众笑)呵,那完全错啦!这个是第六意识偶然的清明。偶然清明不是不好,由这里起始、开始修是对的。如果认为这个时候我已经悟了,那你真误了!就是那个误了,耽误的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误。千万不要这样!

一句话,学佛修道,我经常给同学们讲两句话,所以你千万注意:规规矩矩地做人,老老实实地修行。不要玩聪明,没有你玩聪明。

现在讲到“无分别智”,无分别智得到了——“转智”,转了,转识成智。那么无分别的清净现量的境界,转成妙观察智。这个智慧的境界、成就的境界是讲什么?“谓起证,实无分别智,一切境相皆不现前。”他说一个人修持到了真正无分别智,第六意识不起作用,譬如念咒、譬如观想都靠第六意识在起用。第六意识不起分别作用,这个时候;或者第六意识起分别作用在专一上,不起第二念的分别作用,也叫做不起分别,专一在某一点上;或者是专一在清净上。那么这个时候,譬如念咒、咒也没有,念佛、佛也没有,得清净现量。“起证”就是开始生起次第的道理,开始证到“实无分别”,第六意识真实面、这个清净的一面本来无分别,这个是观察智慧起用。那么如果在这个境界上的话,“一切境相,皆不现前”,外面一切境界、一切现象都不现前。茶杯还是摆在这里呦!扩音器还是在这里呦!——对境无心,不起分别。眼睛看见没有?眼识看见了,没有去计度、分别。这个叫做无分别智的转智。在这个境界慢慢定下去,第七末那识、意之根慢慢转了,然后慢慢转到第八阿赖耶识。所以这是第三种。

那么,在这个无分别智方面,下面有同样两句话:“境若是实,何容不现?”让我们了解一件事:心外一切境相,除了心的本体以外的一切境相,这都是不实在的。如果外境界是实在的,为什么得了无分别智的时候,面对外境界,外境界都不起,不相干、不应现,在意识状态上不反映出来呢?

这样归起来,叫做菩萨成就四智。这个四智里头第四个,***称“七智”,“菩萨成就四智者,于唯识理,决定悟入。”所以真正懂得唯识啊,很难!理论上讲得来,不算懂得唯识。要修证到,要功夫做到那个境界,(叫)懂得唯识。所以菩萨成就了四智境界的人,对于唯识的真正道理才有决定性的悟进去,才开悟了。换句话,学禅宗的人到这个境界才是算开悟了。初悟,还是初步的悟哦,还是没有大成就的悟,还不是禅宗所讲的大彻大悟、直透三关哦!

”,他又提到;“伽他说”,这是偈子,引证佛所说的、在佛经上引证下来的偈子:“心意识所缘”,心分析它的作用叫八个识、阿赖耶识,阿赖耶识不是根本哦!八识的根本是心所具备,所以八识心之王、八识心王。所以普通用啊,我们讲八识,唯识讲了八个识,实际上讲了什么?只讲心哦,心的作用。心的作用中间代表最严重的第六意识,一切万念这个花朵啊,这个反应的作用是“识”,识就有识别、认识外面、了解外面、认识的识一样的作用。所以心意识……[录音中断,以下速度变快。]47:00

只谈过去、现在、未来,一切法的东西。现在医学我们知道,前面五个识:眼耳鼻舌身,所以心意识所缘,缘就是攀援,“迟来的缘”、“***以后”,所以呀,不管西洋哲学、东方哲学,那缘起来你真没有办法。碰到一个缘**,喜欢用缘来**。缘就是圆的这个东西,我们要爬墙,缘到这个墙来爬;要爬楼梯,缘到这个楼梯来走,这是缘。**,**,辅助,连起来的一个作用,这叫做缘。缘就是连锁的关系,就像是铁链,像那个圆圈子套起来的一条铁链,一个圈环归一环,这一环又归那一环,这一些很多的环节互相连锁,把它整个地全体的一条铁链一个缘。一个力量牵着一个力量,每一个环都不能少。假使少了两个,这个铁链断了,它****。这个缘就是这个道理,叫攀援,这个缘普通叫做攀援。“心意识所缘”这个缘就是攀援这个意思。

皆非离自性”,学唯识要注意呦!这不是讲能缘的功能哦!(是)讲所缘的境界。能、所两个一定要分清楚,这个我们讲过了的。“能”,譬如这个电、电源、电能,我们电灯、扩音机,由现在这个电能所发出来的作用,它的所用的电叫所用、所起的现象。一个能、一个所,一定要分清楚啊!“心意识所缘”的境界不是能缘,这个所缘境界,都不是离开了自性。什么自性?依他而起(依他起性)、遍计所执。这个三自性,也叫做三无性。学唯识的常常来讲这个三自性、三无性。所谓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这是学唯识的根本。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性(加了一个“性”字,不相干,不加也可以,遍计所执)、圆成实性。也叫做三自性,也叫做三无性。第一个,我们先来现在解决这个三自性(三无性)的范围。

依他起性:我们一切众生,心意识的外境这些作用,所有外境界一动,自己失去了定力,都是受外境界的影响。依他起性,我们知道普通一个道理,譬如说假使一个外国的小孩或者中国小孩,小小孩,七八岁,带了来,有一点影响,外国的境界或者洋文一句都不懂,你把他弄到外国去,他慢慢那个思想意识上染了,跟到那个外缘熏染,他就起了受教育那个思想,这就是“依他起”的道理。所以我们的欲望、一切境界都是依他起的,都是靠、由外境界的影响。

由此你要知道现在世界上的思想界,尤其是唯物哲学,它认为这些心理作用一切都是唯物的,这些心理上的一切都是物变的。他们唯物哲学者了解了“依他起性”,后面不晓得了。可以说了解了依他起性到遍计所执,后面不知道了。所以给他产生个观念,认为世界一切都是由外物的支配,所谓心理状况都是外物、生理、物质的所构成的一个现象,****,从唯物哲学来看。因为这些东西没有的话,他心理上、意识上就构不成这么一个形态,都不会有。所以意识心理作用都是依他而起,它这个外界环境引起。引起了以后呢,形成意识状况——遍计所执。普遍地存在、计度、形成所执,这个观念就抓得很牢。譬如我们****,年轻时候没有接触过佛学的观念,什么佛啊、那个佛同这个心啊**差不多啦,一点影子都没有。慢慢接触了以后啊,又念佛了呀,佛的以外还有一个唯识啊,结果又唯什么的唯什么的,又八识啊搞得一塌糊涂,影响了很多的东西,都是依他起。依他起了以后满口的佛话、一脸的佛相、一身的佛气,看到人都是**马上*下来,他都来了!遍计所执,抓得很牢,构成一个形态。其实依他起性是**的。遍计所执,人意识的固执,形成了一个假想的境界。就是物理的世界****,也是我们意识的形成,这个道理相当严重,很严重一个道理。所以,唯物的哲学是错了。

最后是“圆成实性”。这个世界心物一元的那个自性,本来是清净的,一切众生本来就是佛;但是就是因为依他起、遍计所执等等染污了。现在有个遍计所执就是固执成见,把这些东西拿掉了,自性的光明就出现了。所以说,“心意识所缘,皆非离自性。”他这个文字比较颠倒来说的,倒装的文字***。都离不开依他起这个作用,“故我说一切,唯有识无余。”佛说:所以我说一切法,——世间法、出世间法,乃至唯心、唯物等等一切法,都是唯识所变。****,除了唯识以外,唯心唯识的以外,没有另外的一个东西存在。拿西方哲学的观念来说,叫做彻底唯心主义、彻底唯心的思想、绝对的唯心思想。所以真讲唯心哲学,就不懂唯识的讲不太清楚这个,那个唯心哲学**,那碰到唯物哲学,**既不是,那个拳王打擂台一样,唯心的拳王被唯物的拳王已经打得**快要下去了。**唯识哲学,**唯心哲学,**,要想晓得心物一元啊,******“故我说一切,唯有识无余。”唯有识,都是唯识所变。道理要把唯识研究完了就了解了,不是那么简单啊!

现在再说这个原文:“此等圣教,诚证非一。”现在,玄奘法师引用,引用*****佛经上说的,释迦牟尼佛说的,就引用了佛说的话:“此等”,像这一类佛说的,我们大圣人佛说的“圣教”,“教”是教训,“诚证”,很诚恳验证下来,所有的经典上多得不得了******。***,心意识所缘的境界,“极成眼等识,五随一故,如余不亲缘,离自色等。”……

[56:07以下速度太快,无法正常听录,故约有18分钟的录音未整理成文字。]

01:13:35……开始啊。最后两行的原文:“若唯内识,似外境起,宁见世间,情非情物,处时身用,定不定转,如梦境等,应释此疑。”这个是连带下面起来一大串的问题。

如果说根据佛学、佛法的道理,一切内外境界只有心识的作用,绝对唯心。这个“内”不是指身体以内的内,如果只把它当身体以内的内,就会搞错了的。就是内心。这个“内”我们可以借用庄子的话来解释:“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大到无边无际,其实讲一声“无边无际”,已经有了边际了;在逻辑上,我们说无量、无边、无际,就是有量、有边、有际了,一落名言就有限度了。所以大到没得边际可讲了,没得边际可讲有多大呢?就是最小。那么小到没有内部可讲了,所谓中心,中心都没有了;小到最小,中心都没有。所以“小而无内”,小而无内就是大,无大无小;换句话是非内非外。假使说一切都是内心心意识所造的,一切外物世界、物质世界也就是这个内识、心识唯心所造,那么,我们所谓山河大地、地球同宇宙万物也是心造的,一切众生的共业的心所造。所以外面的境界“似外境起”,相似的,像外面东西起来。

我们讲到这里顺便岔一个话,非常有趣的。别的宗教譬如说天主教、基督教《圣经》(《新旧约全书》):所谓上帝照他的形状造了这个世界。这一解释,完了!实际上呢,如果把那个教义不是这样讲,所谓“内识”,这个内识你叫他上帝也可以、佛也可以、什么东西都可以,“似外境起”,相似的自己的形状、心意识的形状起来,构成了外物的世界,那么,这个宗教哲学就不同了。当然,《新旧约全书》原始的原始究竟是不是那个样子,很难讲了。西方人、外国人有一句话:耶稣如果重生复活了,他看了这个《圣经》啊,一定气得半死!他不晓得把它改成一塌糊涂改成这个样子,各种翻译改来改去。这是顺便我们岔进来一个宗教哲学的话来讲。

现在我们又回进自己的本身说:一切的外境界,包括山河大地、宇宙万象,就是内心的影相而起来的。

他说,假定——这是佛经上的观念,尤其是唯识的道理,现在就提出问题来:“宁见世间,情非情物,”他说,那么这个世间归纳起来两样东西:有情,就是众生、有生命的,我们人就是有情众生之一种,乃至于其他的生物,乃至于最小的蚂蚁,最小的这些生物;甚至可以说,现在我们在科学上(讲的)细菌,究竟有没有生命,算有情、无情?还是个问题。不一定说细菌绝对确定它是机械性的,说没有一分的感觉、或者没有一分的东西,很难讲!现在还不敢确定。这就是说有情的是指世间有生命的生物、动物,我们人当然是有情之一,人是最完备的;其他的生物比较思想差一点,它这个意识力量差一点。

非情,就是无情的东西,譬如矿物质啊、泥巴、石头,这些东西,无情的东西,没得灵性、没得知觉。它是有机械性的,可是它有它——有生而无命。譬如我们吃菜,吃的青菜也有生啊!而无命而已。它不会说话,没有思想,没有知觉。但是它有没有感受的成分?很难讲!很难讲!绝对很难讲!所以严格地讲不杀生,几乎很困难!非常困难!我们一呼吸就在杀生,空气里头很多细菌来,就死亡了。所以绝对地不杀生,除非到了三禅定以上,气住(呼吸也停止)、脉停了,可以做到;否则做不到的。任何东西,一个花、一个什么,都有有情的生物。

所以,他说“宁见世间,情非情物,处时身用”,“宁见”是古文,翻成白话“宁见”两个字很难翻。那么,就是说我们看到、所见到的这个世间里头,有情的同无情的这些东西,它的“处”(空间、位置)、“时”(时间),两个观念了:处是空间,一;第二个呢,时间;第三个,它的身体。譬如石头有石头的身体,一枝花有一枝花的身体。它的作用,“定不定转”,有时候一定,有时候不一定。“如梦境等”,像我们做梦的境界一样。这是什么道理呢?“应释此疑”,他说希望解决这个问题。这怎么讲法呢?

譬如我们做梦,尤其我们假使是一个人梦到回到故乡家乡去,家乡那一条河流、那个山,你尽管做梦,觉得转来转去,已经由山南走到山北了,由山上走到山下了。我们心理观念上、梦境中意识观念在转动,实际上南山还是南山,那一条河流还是那一条河流,这个东西固定的,它变不了,没有变。你说,你说既然一切唯心造,那我意识、心的功能为什么变不了它?第二,时间。譬如我们人的做梦,最长的一个梦不会超过五秒钟;现在以科学的研究,人最长的梦,梦了几十年的大事,在梦境中不过几秒钟而已,这个时间是这样相对的。乃至我们梦境觉得一下下,可是已经好几秒钟了,不会是一下下。那么我们梦到自己由少年,假使老年人做梦可以恢复到少年去;或者我们在中午睡觉、做梦,觉得自己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可是醒来那个时间还是那个时间。

不但梦如此,入定的时候也如此啊!你入定的时候,南山还是南山、北山还是北山,你转不了;不是因为你定了,这个地球不转了。这个时间,你入定,说罗汉、大阿罗汉入八万四千劫的大定,好像一刹那之间就过了;可是这个世界上的时间,一分、一秒、一个钟头、或者是二十四点钟,它并没有变,这个作用不变。

身,这个身体,譬如梦中的身,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梦中飞起来——会梦着哦——到底我们还是躺在床上,没有飞起来。譬如在许多学静坐的人、学佛修道的人,在静坐或者梦中觉得自己飞了,觉得自己悬空坐着了,尤其是现在你常常听说这些学什么功夫的、学密宗的,哦哟人练功夫到某一种会飞了,不过是凌空跳了一下,两三寸高,没有什么稀奇。所以你们年轻人稍稍练一下都做得到的,没有什么稀奇,到底身体还是坐在这里。作用——由于“定”。所以这个作用啊,它究竟什么道理?一切唯识所转。那么,我们现在讲是固定的,你变不了。

可是说你梦中变不了吗?有时候不一定啊!梦中是意识的独影境界。譬如,我们所以研究唯识,因为我们不从头上讲起,中间插过来。头上讲起就先要了解《百法明门论》,《百法明门论》里头,就是说有二十四种心不相应行法;这个心,不是指本体、不是指八识心王这个心,这个心是专指第六意识的心,第六意识我们现在思想这个心。这二十四种我们变不了,跟心两个不相应,跟意识思想不相应。譬如时间、譬如空间,譬如一个能量、物质世界的能量,这许多等等,都是你意识变不了的。所以有二十四种属于心、第六意识、心意识的不相应,跟你俩不相干,它的因缘跟你俩不亲,你没有力量变动它。这里要注意呦!佛学唯识只讲到这里。

我们要晓得,科学的昌明对佛学、对修道有大帮助的,所以学佛修道的人今天不了解科学,是很可惜也很笨的事情。这个科学要严谨的科学,不要在报纸后面看报屁股上那些科学,那靠不住的,有许多讲的都是幻想科学,不行的。我们要了解了科学,譬如时间、空间,我们站在现在自然科学立场,它硬可以左右你,这个环境影响了你的生理与心理,那究竟是唯心唯物?这里头有个大问题。现在我是站在这个科学立场来说话,假定你们说打坐修道修得很好,身体气脉通了,所以得定了、气色也好了、精神好了,那讲了半天是唯物的喽?必须要你这个生理、四大、身体整个的气脉练好了,才能得定——那是唯物的呀!不是唯心的呀!对不对?那你现在是活着,假设你死了以后你究竟成功没有成功?你拿兑现来给我看啊!依科学来讲。说那个时候我兑现你看不到,那再说。科学精神保留这个问题——哎,我没有求证到嘛,我不知道嘛!所以严谨的科学,所谓科学,什么叫做迷信不迷信啊?科学家绝不轻易说你这个迷信,这就已经不科学了,因为这个东西我不知道啊!不晓得你这是迷信或者不迷信,我不知道撒!不像我们普通人随便开口:“迷信!”自己对于那一行也不懂。换句话你是知识上的逃避。你不懂这一行,只好拿“迷信”两个字来做挡箭牌,那不行!不科学。一个严谨的科学家,你问他他不知道的东西,迷信不迷信啊?他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嘛!他没有求证到。所以刚才讲到,“处时身用”等等,你看,我们现在假使研究唯识研究佛学是岔进来的,因为现在知识是这样发达的时代;所以我们现在学佛、参话头……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