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躲在衣柜里目睹:杀人烹尸的全过程(下)

耳边有人 2019-11-18 11:11:18

《躲在衣柜里亲眼目睹:杀人烹尸的全过程》更新!!!没看过前面剧情的小伙伴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从头阅读,看过上的小伙伴直接看下文就OK啦!!


看到这则消息,琳琳不禁喜出望外,仿佛看到了一丝生机,她连忙踢开柜门,下一霎,她的面色瞬间惨白!


刘阳的脸上沾满了鲜血,模样极端的可怖,就宛如电影里面的杀人狂魔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一股凉意直接从琳琳的脚底直冲脑海!



  “啊...!”


  琳琳顿时感觉到一阵恶心,一道狮子吼,直接震撼了整个大厅。


  满脸鲜血,样貌极其狰狞的刘阳也是被琳琳这一记狮子吼给震懵了几秒,随即他咧嘴,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琳儿宝贝,你怎么了?是不是很害怕我?”


  琳琳的腿颤抖着,她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扶在电视机上,看着那如同地狱恶魔满身鲜血的刘阳,一只被煮熟的耳朵还在他的嘴边没啃完,琳琳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呕呕呕!


  琳琳足足吐了两分钟,直到吐出了血水,实在没东西可吐了,这才脸色苍白的抬起头。


  “刘阳,你到底想怎么样??”琳琳有气无力的道。


  连张凯也被刘阳放倒了,张凯的尸体被架在一个铁架上,他的两只耳朵已经不知所踪,琳琳现在几乎已经绝望了。


  “我没想怎么样啊,我不是说了吗?我让你去堕胎,你不肯,那我只好把他取出来吃了啊。”刘阳面无表情的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没有丝毫的波动,甚至还有点兴奋,他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跟打了腺上激素一样。


  “你变态!!”琳琳吼道。


  她的面容花容失色,看向刘阳的美眸中,有着深深的厌恶,她实在无法想象,她当初怎么会答应跟这种人结婚的,她一定是疯了!


  “那可是你的血肉,你就没有一点良心吗?”一行苦涩的清泪从琳琳的脸颊顺着流了下来,她的声音中透露着绝望。


  “我的血肉?”刘阳怒极反笑,狰狞道:“哈哈哈,琳儿宝贝,你可真会开玩笑呢,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你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吗?”


  看着那笑容狰狞且癫狂的刘阳,以及他的那番话,琳琳彻底惊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只见刘阳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绳子,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琳琳。


  “刘阳你个疯子,你要干嘛?!”


  看着一步步走向她的刘阳,琳琳不禁吓得连连后退,她的手不断的在摸索着可以反击的物品,但是电视剧柜台上,除了遥控器几乎已无他物。


  嗤嗤!


  就在刘阳一脸狰狞的走向琳琳的时候,大厅的灯光忽然闪了起来,忽亮忽暗,此时已经入夜,原本紧绷的场面变得诡异阴森起来。


  琳琳惊异的看着天花板上那忽亮忽暗的灯光,再配合着刘阳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不要...不要...”


  琳琳不断的后退,嘴里不断的求饶着,最终一个不小心,直接被绊倒在地上。


  刘阳忽然停了下来,也是好奇的看了看天花板上一闪一闪的灯光,眉头一皱,刚想走去电闸看一下,随即天花板上再次发出一道嗤啦的声音,整个大厅的直接变得昏暗。


  “喵!”


  忽然间,一道声音很凄厉,很阴冷的猫叫声传进刘阳的耳中,他猛然回头,只见得在阳台上,一直若隐若现的猫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正凝视着他,只是这只猫看起来有些眼熟啊...


  刘阳辨识了几秒,这才陡然发现,这不就是刚才他杀了煮来吃的那只英短猫吗?


如今再看到这只猫,而且还直勾勾的盯着他,伴随着那道凄厉阴森,且充满着怨恨的叫声,一股凉意径直的从脚底冲上脑海!



  刘阳脚下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眼神惊惧。


  看着那忽然坐到地上,且神情惊惧的刘阳,琳琳一头雾水,她顺着刘阳的眼神看向阳台,只见得那里空无一物,只有淡淡的月光倾洒下来。


  刘阳一屁股坐到地上,下一秒,他的瞳孔陡然一缩,在他的视线中,那只若有若无,身体缥缈的英短猫直接朝着他凌空跳了过来。


  英短猫在刘阳的眼睛中愈放愈大,最后在其震惊的目光中,直接从他的嘴中窜了进去!


  当英短猫完全进入他体内的时候,刘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从内部正在被撕裂,一股无法言语的痛楚传来,痛的刘阳直接在地上翻滚,并且伴随着极端渗人的惨叫声。


  这一切,在琳琳的视线中,刘阳是想去查看电闸,然后突然回头,接着就坐到了地上,紧接着就是这一幕了。


  看着那陷入挣扎中的刘阳,琳琳强行镇定下心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径直的朝着刘阳走了过去

  第三章


  冷汗不断的从琳琳的额头上流下来,然后顺着侧脸一直流到她的锁骨,琳琳的脚步很慢,仿佛走一步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她距离刘阳的距离不过几米远,而她却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啊...!”


  刘阳依然抱着头在地上来回翻滚着,神情痛苦,确认刘阳没有察觉到她之后,琳琳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他放在桌子上的筷子。


  琳琳缓缓的蹲了下来,能出手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不是他死就是已亡,琳琳她还不想死,她更不想死在这个变态的手里!


  琳琳找了一下位置,发现头部行不通,于是将目标转移至刘阳的肚子上,她这一筷子下去,刘阳必将会开膛破肚!


  “刘阳,既然你想我死,那就先请你去死一会吧!”


  琳琳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狰狞,然后举起手中的不锈钢筷子,直接朝着刘阳的肚子上狠狠的插了下去。


  啪!


  琳琳闭着眼睛,当她双手握紧筷子插下去的时候,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鲜血狂飙的局面,反而是传来了一道啪的声响,仿佛是木板被戳穿了一样。


  琳琳睁开眼睛,发现原本在她脚下翻滚的刘阳已经不知所踪,她的筷子深深的插进了木质的地板上。


  琳琳猛然一惊,心底升起一股凉意,她抬头,只见原本那在地上翻滚的刘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那双充满着血丝,仿佛来自死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


  “啊!”


  琳琳顿时被吓了一跳,双手一松,直接坐到了地上。


  “刘阳,你...你...你...!”琳琳哆哆嗦嗦了几声,都没有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刘阳唇角一勾,笑容极其阴森诡异:“宝贝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琳琳从这个角度看刘阳的表情,更加的渗人,就如同午夜凶铃里面贞子从电视机里钻出来的表情一样,令得她的寒毛不禁倒竖起来!



  “还好我发现的及时,不然还要在你这臭娘们手中阴沟翻船了!”刘阳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森冷至极。


  吓得琳琳的脖子不自觉的缩了缩,看着那脸色极其狰狞可怖的刘阳,琳琳双脚一蹬,连连后退,同时不断的摇头,最终念念有词。


  “不要...不要...!!”


  然而刘阳却丝毫没有把琳琳的求饶声放在眼里,他再次拿起那条拇指粗的绳子,直接将逼退到角落里退无可退的琳琳五花大绑了起来。


  刘阳阴笑着,拿起一条沾满血迹的毛巾直接塞进琳琳的嘴里,闻到血腥味,琳琳的胃再次翻江倒海,但是由于刚才几乎已经将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了,所以这个时候她只能一闷一闷的干呕。


  咚咚咚!


  就在刘阳准备对琳琳行凶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刘阳眉头一皱,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开门,忽然敲门声消失了,再然后,一道黑影在月光的照耀下,出现在阳台上。


  “嘿,哥们,不好意思,刚才烧水不小心把线弄短路了,我刚才敲门没回应,所以就从阳台上过来了,跟你们说声抱歉。”


  月光下的黑影,借助着微弱的紧急照明灯的光,看到了被刘阳绑在沙发上的琳琳以及被架在一个铁架上的张凯的尸体,面色波澜不惊的道。


  看到黑影,刘阳顿时杀意弥漫,他淡淡道:“没事,不影响,要是有空的话不妨进来坐坐?”


  只见黑影点了点头,眼睛弯成一条线,道:“那真是太客气了。”


  黑影没有发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琳琳正使劲的朝他摇头,意思叫他别进来!


  琳琳的暗示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黑影最终还是慢慢的走进了客厅,琳琳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面貌。


  他长得一张很秀气的脸,轮廓菱角分明,身材高挑挺拔,很阳光很清秀的一个二十多岁小伙子。


  “兄弟,我给你讲个很恐怖的故事。”看着那真的走进来的邻居,刘阳冷冷道。


  青年邻居眉头一挑,好奇道:“哦?什么故事,我很有兴趣。”


  “你要去见阎王爷了!”


  说着,刘阳直接操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狠狠的刺向青年邻居。


  “唔!”


  被血色毛巾塞着嘴巴的琳琳发出一道支吾声,随即眼角含泪的闭上了眼睛,你为什么要进来呀?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噗嗤!


  紧接着,琳琳听到了一道来自水果刀刺进身体的声音,她惶恐的睁开眼睛,黑暗中,一把刀直接插进了一个人的心脏处,从背后穿透了出来,只是...


  被插的那个人,不是青年邻居,而是刘阳!


  刘阳的刀还停留在半空中,随后哐啷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青年邻居的手中吃着一把武士刀,依旧保持着刺出的姿势。


  一寸长一寸强!


  琳琳的眼睛陡然睁大,刚刚青年邻居走进来的时候,明显是空手进来的,怎么会突然冒出一把武士刀?


  刘阳的眼睛也是充满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他眼中的血丝和神韵迅速消退,青年邻居轻轻一推他的头,声音很冷漠:“你死不足惜。”


  琳琳惊了,显然这一幕给整懵了,这事情的转变来的太快,她都快反应不过来了,她支吾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因为被毛巾塞着嘴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支吾声。


  但是青年邻居却仿佛没有看见她一般,只见他走过来,拿起刘阳尚未吃完的耳朵,然后找了胶布,硬是给架在铁架上那具已经冰凉的张凯的尸体给强行粘了上去。


  张凯的肚子上,脸上,以及脖颈处,都有程度不一的血痕,显然就是刘阳所致,肚子上的血痕最深,已经隐隐的有着一些肠子以及内脏流了出来。


  青年邻居走上去,面无表情的将张凯的那些肠子硬生生的给塞了回去,然后又是如法炮制的用胶布给他粘上。


  看着这一幕,琳琳的脑袋几乎要爆炸了,难道这又是一个变态狂??

  第四章


  青年邻居全部止住张凯的伤口后,然后又很怪异的给他把身上的血迹给擦干净,使他看起来总算没有那么血腥了,不过张凯的尸体,依旧是冰凉的。


  做完了这些,青年邻居这才缓缓的做到琳琳的身旁,琳琳下意识的挪开了一点位置,远离了一点青年邻居。


  毕竟亲眼看到一个人将一具尸体的伤口全部封上,又把耳朵和肠子内脏这些给粘回去,接着还给他擦干净了这些,这一系列的怪异行为,都让琳琳有一种想远离他的冲动。


  她有直觉,这个家伙肯定也是个变态!


  果然不出她所料,青年邻居坐下来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再次起身,从腰间抽出一把刻刀,然后走到躺在地上的刘阳的身边,蹲下来,眼神很冷漠,没有丝毫的感情。


  接下来这一幕差点就让琳琳直接崩溃,青年帅气邻居直接用刻刀把刘阳的头颅,一刀一刀的给割了下来,然后拿出一个打了一桶清水放在旁边,直接将刘阳的头颅给丢了进去。


  清澈的水,瞬间化成血色!


  在淡淡的月光的映射下,更加的渗人,气氛再次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随即琳琳眼睁睁的看着青年邻居将刘阳的尸体,一点一点的肢解,先是将他的四肢给割了下来,然后割成一段段丢进了桶里,接着又是将剩下的上半身的胸膛割开,直接用手掏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心脏!


  “呕!”


  琳琳再也忍不住了,又是干呕了几口血水,她都数不清今晚被恶心呕吐了几次了,整个人都近乎虚脱了。


  鲜血流了一地,直接流了到门边,然后从地下的缝隙流出了走廊...


  青年邻居肢解刘阳的整个过程,都是面无表情的,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怖之事。


  将心脏掏出来之后,青年邻居直接丢在地上,然后用力一踩!


  吓得琳琳的脖子缩了一缩,做完了这些,青年邻居再次坐到了琳琳的身旁,然后去掉她口中的血布。


  “别杀我!别杀我!”血布被摘,琳琳开口就是这句话,这个青年邻居,看起来怎么都要比刘阳变态多了!


  所以她才会下意识的求饶。


  “我不杀你。”青年邻居那毫无感情的眼神此时终于没有那么冷漠了,他的眼中似是涌上了一抹凄凉:“我问你一个问题吧,假如你心爱的人被人杀了,被人架在铁架上,你看到这一幕,而你又刚好有能力制裁凶手,你会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琳琳支支吾吾着,根本没有用心去想这个问题。


  如果真的出现他所说的这种情况,自己有能力制裁凶手的话,她恐怖会选择杀了凶手吧?其实她自己也不敢确定,毕竟没有身临其境,她现在对张凯,已经没有了多少感情了,寄托在张凯这里,只是为了逃避刘阳这个疯子罢了。


  所以当她看到张凯被刘阳杀了之后,内心最多只有谴责刘阳的感受。


  等等...琳琳忽然想起了什么,她看了看张凯的尸体,又看了看眼神悲凉的青年邻居,猛然惊醒!


  这这这...这说的不就是他自己吗?难道他跟张凯...?


  天哪!一想到这,琳琳的三观几乎要崩塌了,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她本来跟张凯的关系就有点理不清了,这下又闹了这一出,琳琳的思绪快要乱了!


  “你...你跟张凯...是Gay??”琳琳吞吞吐吐的试探道。


  “呵呵,很奇怪吗?”青年邻居自嘲了一声:“我不明白,为什么Gay就要遭到世间恶俗的眼光,难道现在不是一个自由恋爱的时代吗?我们任何人,都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正是因为这样,他和张凯的关系才不得以得到公开,甚至在外面,两人连牵牵手都不敢,生怕引来异样的眼光。


  琳琳几乎要休克了,如果张凯跟这个邻居是那种关系,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和张凯本来就脆弱的感情,现如今却是因为刘阳和她分崩离析,也难怪他麻木了,琳琳不禁有些心疼这个帅气小伙子。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琳琳小心翼翼的道:“你叫什么?”


  “我叫李奇。”李奇忽然瞄向琳琳隆起的肚子,问道:“应该有五六个月了吧?是谁的孩子?”


  听到李奇问起这个问题,琳琳不禁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是杀了张凯那个混蛋的吗?”李奇的声音陡然凌厉。


  琳琳连忙摇头,脸上有着痛苦之色:“不!不是他的!”


  李奇眼中愤怒更甚,他已经近乎癫狂,如果不是刘阳的,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啪!”


  他猛然站了起来,不由分说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琳琳苍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道青紫色的印痕,一丝血迹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由此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有多大。


  琳琳直接被扇倒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臭婊子,你还敢勾搭我的张凯是吧?还怀上了他的骨肉是吧?”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养了多年的白菜,突然被拱了一样,李奇越想越气,直接捡起地上的刻刀,逼近琳琳,直接朝着她的肚子上就刺了过去!


  嘭!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强行打开,一束灯光从外面照射了进来,随即几个人影迅速的从门外冲了进来,举起手中的手枪,对准了那举着刀的李奇,怒喝道:“不许动,放到武器!”


  忽然袭来的灯光,令得李奇的眼睛一阵刺痛,他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看向门外,只见得七八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正举着手枪,空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再次警告,马上将武器放下,否则我们开枪了!”


  李奇的眼中露出一抹决然,他最后问道:“他知道吗?”


  琳琳摇摇头:“他不知道...”


  “哈哈哈哈!”


  李奇忽然仰天大笑,笑声中,有凄凉,有怨恨,更多的是解脱,笑声停顿,李奇忽然将手中刻刀的刀尖一转,直接朝着自己的心脏处狠狠的扎了进去!


  噗嗤!


  狂喷的鲜血,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妖异刺眼的烟花,而李奇,也是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从头阅读阅读

戳“阅读原文”从头开始阅读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