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古代女子带肚兜竟是为了方便做这事……

触碰爱情 2019-06-28 20:49:07

光澄澈,白云翩然。

  

  王府桃花林中,一座三层的阁楼巍然耸立,门上宽大的牌匾高高挂起,上书三个大字——摘星楼。

  

  突然,一道鹅黄色身影自摘星楼顶失足跌下,急速坠落。

  

  半空中,那原本已经被吓死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那乌亮的双眸里,不同于以往的混沌,变得灵动的精光四射,摄人心魄。

  

  白云飘,鸟儿飞,古色古香的楼宇急速往上升……

  

  楚瑶睁眼就看到这些,再有耳边嗖嗖地风声刮过,这感觉——

  

  她低头那么一看,瞬间惊住!

  

  据楚瑶不完全目测,这高度足足有十米高!

  

  而她正欢脱的,做自由落体运动——

  

  “靠……”一向自诩法医界淑女的楚瑶再淡定不了,失声大叫,“老娘还不想死啊!”

  

  ……

  

  桃花绚烂,花香弥漫。

  

  彼时,一抹雪白身影躺在桃林树下的贵妃榻上。

  

  清风拂面,桃花落雨,滴在男子眉梢眼角,俏皮地钻进他如玉的颈间隐匿。花瓣覆落于男子绡纱雪衫,那桃红与雪白糅合,仿若冬雪寒梅,清冷傲然。

  

  “救命,老娘要摔死了啊啊啊——”

  

  半空乍起一声尖叫,惊醒榻上男子,慕容隐睡梦中抬眼,头顶一道鹅黄色身影正以肉眼可见速度急速坠落。

  

  “王爷!”暗卫惊呼上前扑救。

  

  却听“嘭”地重物落地响,一地花瓣荡起纷飞,鸟蝶惊散,桃花乱颤。

  

  暗卫顿时傻眼了,自家无往不胜的王爷,不会就这么被砸死了吧?

  

  咦?预料的疼痛没有到来,楚瑶短暂装死几秒后,睁开了眼。

  

  等她看到垫在身下的白衣美男,瞬间整个世界都被点亮了。

  

  “哇塞,好正点!”

  

  “放开我家王爷!”

  

  王爷?那是个什么鬼?

  

  楚瑶伸向美男俊脸的手顿在半空,转头看向声源,待看到手按剑柄,随时出剑的侍卫打扮男人,一脸愕然。

  

  穿成这样的又是什么鬼?

  

  玩cos扮装咩?

  

  正疑惑,楚瑶脑袋一疼,有无数凌乱画面闪过,原主记忆不断涌入她脑海里……

  

  原来,她穿越了!身体原主人是同名同姓的相府傻子嫡女,被太后赐婚嫁为宁王妃,在受尽虐待冷眼后,还被小妾推下楼……

  

  于是,她在被推下楼做自由落体过程中穿越了。?澹??灰?饷纯啾瓢。

  

  她不就是同学聚会时打了曾经抢她初恋的渣女吗,竟然就被贼老天惩罚,一道雷劈到穿越了!

  

  “呜呜,老天爷,我不要穿越啊!你还是把我劈回去算了吧,我要继续我的法医工作,继续爱我的酷炫法医师兄。”

  

  “聒噪!”

  

  一把幽冷寒涔地喝斥从身下响起,楚瑶一个机灵,本能反应吓得想开溜。

  

  没成想,还未站起身,她鼻子就撞上一堵肉墙。

  

  男人猛地坐起身将她禁锢在怀里,强烈的男性气息萦绕鼻翼间,楚瑶暗呼一声这下惨了,抬头正对上一双黑耀石般深邃幽寒的眸子。

  

  眼前男人剑眉敛峰,鼻若悬胆,薄唇挂着的一抹讥诮,完美地将邪魅与慵懒演绎地淋漓尽致。

  

  看着眼前帅的掉渣的俊颜,楚瑶终于反应过来,她刚才落下来砸到的美男就是这具身体的丈夫——宁王慕容隐!

  

  刚刚穿越就惹了邪狠大魔头,她不会就这么被咔嚓掉吧?

  

  啊啊啊,她还没活够啊!

  

  男人冷傲的俊脸罩在楚瑶头顶,下一秒楚瑶被一只大手扼住脖子。

  

  耳边响起慕容隐冰冷无情的声音:“得不到本王宠爱,就想砸死本王,嗯?”

  

  慕容隐说完,眼中冷光幽然,掐着楚瑶脖子的手越收越紧。

  

  一上来就要掐死她,还能愉快的玩耍吗?

  

  楚瑶扑腾着想要拉开脖子上的大手,却发现男人手臂钢筋铁骨似的,任凭如何都扳不开。

  

  靠,逼她出绝招啊!

  

  楚瑶脸憋得通红,一双杏眼含怒瞪向慕容隐,紧接着在慕容隐骇人的目光下,嘿嘿傻笑一声,然后,伸出舌头舔在了他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背上。

  

  且不断的有口水从她口中流出……

  

  丫的让你掐老娘,恶心不死你。

  

  呕——

  

  慕容隐有严重的洁癖,虽然有数名小妾,但其实从不让她们近身。干呕一声,果断甩开身上的楚瑶,拿出帕子拼命擦手背上的口水。

  

  楚瑶眼疾手快缠上慕容隐脖子,抱着慕容隐俊脸假装要亲亲。

  

  “人家要亲亲,么么哒!”

  

  “给本王滚开!”

  

  慕容隐怒吼一声,直接长袖一挥,将楚瑶甩开,转身扶着背后的桃树干呕起来。

  

  楚瑶巧妙地旋身站稳,再次恶作剧的冲向慕容隐,“王爷,来嘛!”嘿嘿,根据原主的记忆分析,她就知道这个宁王有洁癖,回头打听下,他百分百处女座的。

  

  干脆让他讨厌自己到底好了,于是,楚瑶从背后抱住慕容隐,声音嗲嗲的。

  

  慕容隐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凌墨!给本王把这傻女人拉开!”

  

  话音落,一旁被楚瑶行为惊得风中凌乱的暗卫回神,身形一闪出现在楚瑶身后,将她与慕容隐分离开。

  

  慕容隐乍一脱身,一个旋身飞离开,竟是运起轻功逃走了……

  

  他家战无不胜的王爷竟然逃了?

  

  凌墨孤独站在风中,又一次凌乱了。

  

  楚瑶拍拍凌墨的脸,指着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你准备摸到什么时候?”

  

  “呃。”凌墨脸上一红,尴尬的松手,“属下不是故意……”

  

  “别道歉!”楚瑶摆手打断他,认真道:“摸都摸了,我再摸回来好了。”

  

  说完,不等凌墨反应,小手在他腰上摸了一把,还很是认真的夸奖了一句:

  

  “没有一丝赘肉,够赞。”

  

  他这是被王妃调戏了吗?

  

  “王…王妃……”

  

  凌墨脸红的像是被煮熟了,傻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艾玛,害羞的小鲜肉最最可爱了好伐。

  

  楚瑶顿时眼冒桃心,花痴状看向凌墨:“亲,你娶亲了吗?”

  

  砰——

  

  凌墨一个趔趄雷倒在地,下一秒“蹭”的站起来,拔腿就跑。

  

  天爷呀,他现在就去告诉王爷,王妃现在不仅傻,还中了桃花疯啊!

  

  “诶,别跑,你还没回答我呢!”

  

  楚瑶冲着凌墨背影喊了一句,见他跑的更快了,不由摇头惋惜。

  

  她不过是想问他,如果没结亲有机会给他介绍个姑娘啊。

  

  翌日。

  

  晨风微凉,莲香馥郁,飘散在王府花园,如丝如缕,沁人心脾。

  

  临湖的亭子里,楚瑶胳膊杵在石桌上脑袋一点一点的,犹如小鸡啄米似得坐着打盹。

  

  她昨天从桃林出来迷路了,回到自己那偏远得小院儿天已抹黑了。

  

  累极了想睡,偏生第一次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她困的要死却根本睡不着。

  

  此时,楚瑶一大早被贴身的丫鬟翠柳拉来赏青莲,她看都没看一眼,纯当是换个地方睡觉。

  

  “呦,这么巧,姐姐也在赏莲吗?”

  

  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接着浓郁地脂粉气扑满亭子,楚瑶抬头就见一红一绿两道丽影先后进了亭子。正是妾氏红袖和绿娥。

  

  红袖一身艳丽牡丹翻云裙,金钗环佩,姿容艳丽,一副趾高气扬地对坐在那里的楚瑶嗤笑道:“不过想来以姐姐的脑袋,也赏不出个所以然来吧?”

  

  红袖身后,绿娥一身浅绿罗衫,柳腰纤纤,莲步轻移,紧跟着揶揄楚瑶。

  

  “瞧妹妹说的,王妃姐姐脑子再不灵光,这莲花可是各个名门大府中都有的,总不会傻到这个地步…啊,王妃姐姐对不起啊,我刚才可什么都没说…”

  

  一旁翠柳心中不忿,绿姨娘这是明着说她家小姐是傻子!

  

  她想反驳,可一想眼前二人一向得王爷眼缘,惹了她们,那她主仆二人必然惹祸上身。

  

  翠柳想着自家小姐平日被二位姨娘欺辱的画面,再看楚瑶的目光满是心酸。

  

  可怜的小姐,若不是儿时那场大病,她家小姐六岁便广阅群书,此时必然是这盛京中出类拔萃的才女。

  

  楚瑶感受到翠柳的目光,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抬头对上对面一副高高在上的两个女人,她可没忘了这两人昨天才把她推下摘星楼,害她没摔死也差点儿被那邪王掐死。

  

  她还没上门算账,二人竟主动送上门来了。

  

  白递来的脸不打,可不是她楚瑶的作风!

  

  楚瑶站起身,走到红袖和绿娥跟前,很是认真地在她们两个脸上来回审视。

  

  正在绿娥和红袖不知她看什么时,听见楚瑶啧啧声:

  

  “瞧你俩,个个眼角鱼尾纹都站鼻梁上劈叉了,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自称是我妹妹?”

  

  “楚瑶你个贱人竟敢说我老?”

  

  一向恃宠而骄的红袖像是被她一句点燃的炮仗,当下就炸了,怒吼着冲向楚瑶。

  

  “昨天摘星楼上没把你摔死,看我现在不淹死你!”

  

  “小姐小心!”

  

  翠柳被这突来一幕怔住,惊呼一声,扑上去想拉开楚瑶。

  

  结果才刚靠近,翠柳眼前一片红衣划过,随即亭外的碧湖上传来一声巨响。

  

  “噗通”入水声,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翠柳看着站在原地完好无损的楚瑶,再看水里挣扎喊救命的红姨娘,半响回不过神儿来。

  

  刚才是她眼花吗?一向乖巧的小姐竟然一把提着红姨娘扔水里了……

  

  “小…小姐,刚才是您把红姨娘扔水里的?”

  

  楚瑶:“嗯?她要淹死我,我还手,有什么问题吗?”

  

  别人都喊出来要置她于死地了,她又不是傻子呆站着不出手。

  

  “……”

  

  翠柳呆了呆,好像是这么个理儿,可她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啊。

  

  “快来人,红姨娘被王妃扔水里了,快来救人呐!”

  

  绿娥推开傻站的主仆二人,扶着栏杆对水里时不时冒个脑袋的地方哭喊:“妹妹,你坚持住,姐姐这就救你……”

  

  翠柳终于想起哪不对劲了,拉着楚瑶就跑,“小姐,我们快走,被王爷知道是您把红姨娘扔水里的话,一定会休了你的。”

  

  “我巴不得早早脱离他呢!”

  

  “小姐……”翠柳急的快哭了。

  

  平日里她家小姐就是脑子迟钝,但是绝计不会说出这么出格的话。

  

  今日这是怎么了!

  

  绿娥一见主仆二人要走,提着裙子冲过来抓住楚瑶手腕:“害红袖妹妹落水就想逃,你做梦!”

  

  她说着眼角余光瞥到由远及近走来的俊逸男子,立时变了脸,玉手捻着手帕声泪俱下道:“可怜红袖妹妹就这么被你扔到湖里去,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我倒宁愿被扔下去的是我……”

  

  “你也想下去?”楚瑶唇角噙了一抹嗤笑问道,还不等她回答,拎起绿娥后领,把人往栏杆外一扔,轻轻松松送她进湖里。

  

  想装姐妹情深,她成全她!

  

  “啊——”

  

  绿娥尖叫一声,身子飞在半空中,看见下面望不见底的碧湖,两眼一翻,身子画了一道弧线,然后‘噗通’一声栽进湖里。

  

  “王爷…咕噜…救…我…”

  

  “绿姨娘你专心救红姨娘吧,你家王爷昨天早吐晕菜了,顾不上你们。”

  

  楚瑶趴在栏杆上幸灾乐祸地喊了一句,然后很不雅观的笑得前俯后仰。一转身,赫然发现慕容隐竟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

  

  慕容隐一双潭眸深不见底,紧紧盯着楚瑶,仿佛要把她看透似得。

  

  楚瑶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打量他,此时才发现他深邃眸中,瞳仁竟是星空一样的浩瀚深蓝。

  

  她不由地为那双与众不同充满吸摄力的眸子吸引,恍惚间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来的?”

  

  慕容隐一早就泊船碧湖,品茗赏莲,刚一上岸便看到有趣的一幕。

  

  他那傻子王妃不仅言语犀利得回击了小妾挑衅,还前后将自己两个小妾提起来,扔死狗一样扔进湖里。

  

  他瞥了眼面前看到自己后就呆若木鸡的楚瑶,若有所指地说了一句:“王妃今日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呐!”

  

  楚瑶被他提醒,一个机灵回魂儿。

  

  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她今早才听说慕容隐被自己亲的吐晕过去,现在刚把人家小妾扔水里,又被当场抓包……

  

  楚瑶脑海里,前身对慕容隐地印象重新闪出脑海。

  

  原来成亲当晚慕容隐就因为她碰了他衣角,就把她吊起来不给吃喝。

  

  楚瑶再看这家伙一脸雷鸣带闪电的,不会是要新仇旧恨一起找她算账吧?!

  

  三十六计,先溜再说!

  

  “小姐?您在找什么?”

  

  翠柳见王爷一来自家小姐就跟热锅蚂蚁似的四处找地方钻,看见楚瑶往栏杆边儿上跑,急的喊道:“小姐,您离栏杆远点儿,下面是碧湖啊。”

  

  对,她就是要跳湖跑!

  

  翠柳的话音一落,楚瑶双手撑在栏杆上这么一跃,凌空跳了下去。

  

  “楚瑶,你给我站住!”

  

  慕容隐眉心一突,见她跳湖立即闪身上前,却只抓住她翻飞的鹅黄色裙角虚影,往下看,楚瑶腰身一扭,一声不响的钻入水中消失。

  

  慕容隐你丫的想不到吧,姐会游,哈哈。

  

  楚瑶如鱼得水,在莲叶下钻动游走,朝着不远处的岸边游去。

  

  水面上,慕容隐剑眉微挑,看向楚瑶隐匿处,湖面一圈圈波纹荡涤拨开周围莲叶,莲身倾斜,摇晃几许后又重新聚拢,遮住水面。

  

  这女人竟有胆在他眼前开溜?有意思……

微信篇幅有限

长按识别右侧二维码

即可阅读更多未删减

精彩后续内容

       
或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也可阅读更有料的精彩后续!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