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

长篇小说《曲里拐弯》(14)

作家邓刚 2019-06-10 03:22:02

乌压压的煤场又展现在我的面前,轮船和火车的汽笛高声对唱,太阳在这黑浪翻涌的煤场尽头缓缓升起,显得格外红光满面。尽管我的两条胳膊疼痛不止,但心情却不知为什么异常轻松,天亮后看我的胳膊更吓人,完全是两根大紫茄子垂在肩头下面。母老虎不让我抬煤,要我躺几天养护养护。我没听她的,找了一件长袖衣服套上身子,遮住两条紫茄子。母老虎再没吱声,她对我各方面都关心得要命,唯独干活方面不怎么体贴我。我肩膀肿得像馒头那阵,她说再使劲压压就好了;我有时早晨累得爬不起来,她就扯耳朵拽我,决不客气。她经常对我说,人能懒死,累不死!

香姐看出我的胳膊不对劲儿,瞅了我一眼,但没问我。她似乎还生我的气。我板着脸,咬牙去用铁锹往筐里装煤,紫茄子似的黑胳膊一下子露出半截来。香姐呀地叫了一声,赶紧弯下腰来问我怎么回事。我不回答,使劲去撮煤。香姐一把夺过铁锹,死活不让我再干,她用手指小心地按我的胳膊,又皱眉毛又蹙鼻子,好像是她自己疼。我还是不说话,并去夺铁锹。香姐一下软下去,用温柔的目光望我。从她的目光不难看出,她是多么心疼我。我突然觉得对不起香姐,也没理由和她赌气。

(孔祥宝先生摄影作品选)


我松开铁锹,说,香姐,我昨天没用煤块砸你,我只是用手指——我一下子解释了一大堆。香姐马上笑了,连连说她年龄大,我年龄小,主要怪她。不过当时她实在太疼了,现在还酸溜溜地疼。香姐又问我胳膊怎么啦,她确实吓坏了——她从来没看见一个人的胳膊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故意轻松地说没什么了不得的,是打沙子打的,练功的全这样。香姐又埋怨起我来,说我不该学那些玩艺儿,说刘剑飞不是个好东西。我抬眼望刘剑飞,只见他像往常一样,阴沉着脸,不紧不慢地挑着煤。但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他今天格外亮着光光的胳膊,似乎是在向我显示——我连根汗毛都没伤!他确实连根汗毛都没伤,两只胳膊轻松自在地挥动,叫我又气又恨又敬佩。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自己的胳膊炼成钢筋铁骨,等那时,再同刘剑飞比试一下,要他知道我的厉害。

        香姐喊我,她要去撒尿。在煤场干活,女人撒尿是一大困难。男人们还可以,煤筐压在肩上也能办完这件事。甚至边走边撒,作机枪扫射状。女人们就不那么从容,特别是没结过婚的香姐,每次撒尿都叫你惊心动魄。

        给我放哨!给我放哨!……她每次都要对我连喊数遍,才敢蹲下去。

        香姐不怕我,还叫我靠她近点儿。这使老帽很眼红,并多次不知羞耻地说,要是他,就利用那个机会去抠摸香姐的腚沟——我听了毛骨悚然又恶心得要命。

        你看你看!香姐半提裤子时叫唤我过去。她让我从腰带的空隙中去窥望她屁股上面的一个紫黑色点儿,说这就是我那天给弄的。

    我吃了一惊,那紫黑色的点儿和我胳膊一样,在雪白的屁股上更显得惹眼。没想到我指头那么历害。由此我想到刘剑飞的胳膊,看来他确实更厉害,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遥望着刘剑飞,这家伙对我全然不睬,似乎我们这两天根本没见过面。开始,我想遮掩住两条黑紫色的胳膊,不让他看见。谁知他连一眼都没望我。

但上午只干了两个小时,我的两只胳膊就肿胀得绷紧了袖子,要是再过两个小时,我绝对脱不掉衣服了。我不得不跑回宿舍,没想到母老虎和香姐也跟回来,她们两人再次用酒给我轻轻按摩。但她们的手再轻,我也痛得汗珠子往下滚。

(孔祥宝先生摄影作品选)


我不得不恬不知耻地躺了整整两天,第三天傍晚,我躲过母老虎,偷偷跑到稍远一点的海滩,找个没人影的地方——我横下一条心,即使把胳膊砸断了,也要练功,不练成刘剑飞那两下子,决不罢休。

    正当我举起紫黑色的胳膊,凶狠地砸向一堆粗砺的沙石上时,有人拽住了我。我抬头一看,拽住我的是刘剑飞。

        停!他平静地说一个字,长臂猿一样的胳膊老远就伸过来。

        刘剑飞上上下下,细细地端量我的两只胳膊,并用手轻轻摩挲了一阵。然后掏出一小瓶药油,均匀地涂抺在我的胳膊上。抹完油,他就开始由慢到快地使劲搓擦,一直把我的胳膊搓擦得发热,像着火一样的热。

        我服服帖帖地由他摆布,因为刘剑飞干得极其认真严肃,动作熟练有力,好像是我请来的大夫。那药油散发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味,使人想起祖传秘方之类的神秘字眼儿。我过去经常听说,会武术的能人都有高级秘药,骨头打折了,敷上那药,不一会就听到骨茬咔咔作响,像竹子拔节一样,一宿就齐索索地长好。想到这里,我也愈发感到药油的神力,似千万束灼烫的针尖,扎进皮肉筋骨里面,驱散那些淤血。使我两条沉重发胀的胳膊充满火烫般的酥痒感,渐渐轻松起来。

        这还不算,刘剑飞还让我喝一口药油,那气味直冲脑门,顶得我差点背过气去。刘剑飞却不让我呼吸,逼着我足足憋了一分钟呼吸,说是不能走了药气。那一口药油,比母老虎的烧酒厉害一百倍,我浑身也立即着火一样烧起来,我自己都能听得见皮肉里边的血管哗哗流淌。

刘剑飞严厉叮嘱我七天不许练功,万万不能让胳膊破皮,破一点皮就完了!他站起来,一再扭紧药瓶,小心地揣好。说一句,七天以后在这里见我——便飘然而去。

 

(孔祥宝先生摄影作品选)

 

我迫不及待地等了七天。七天里,刘剑飞并没在煤场出现,晚上也没在工棚里睡觉。一直到第七天的晚上,也没见他的影儿。但是当我走到海滩约会的地点时,他却突地站在我面前,好像从天上掉下来似的。

刘剑飞将身上的衣服迅速地脱下来,我眼睛一亮,原来他的整个上身全是刺青,一条大龙从他的腰间旋转飞腾,上升到胸前。原来他将上身遮得密不透风,是藏着这条大龙啊。然而他今天在我面前堂皇亮出,不仅令我惊喜地感到,他把我当作真正的徒弟了。果然,刘剑飞打完一路热身拳之后,认真地对我说,他过去教我的全是花架子,那只是耍起来好看,却没有真功夫,上不得阵的东西——从今天起,我要让你变成真刀真枪的好汉。

刘剑飞开始教我真本领,一招一式都讲得极清楚。他告诉我,与别人交手打架时,要抢三点:一抢高地势,二抢上风头,三抢背阳光。抢了这三点,未交手就已经打胜了一半。他告诉我打长拳的秘诀:手是两扇门,全靠脚打人。长拳的功夫全在腿脚上。他又告诉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对手进入一米之内的距离——这样,你才能施展拳脚的威力。倘若对手贴近你的身子,再好的拳脚也无法打击到对方。不过当你真正被对面贴紧,这也有解招,就是要学会用胳膊肘和膝盖打,对方抱住你的后背,你就用胳膊肘往后打他的肋骨。当然,对方不是死人,会左右躲闪,所以,你要用左虚右实或右虚左实的打法;倘若对方抱着你的前胸,你就用膝盖打击他的下部——刘剑飞不说鸡巴说下部,他从不说脏词儿。

这全是我闻所未闻的招法,激动得我都想给他磕头。但刘剑飞反复强调的是,打人不打脸。无论什么时候,打人不能打脸。把人打得头破血流的,全是蠢家伙。尤其在公众场合,还没怎么使劲,对方出血了,也会引起旁观者不满。最关键最绝妙地是打人的肋骨,肋骨处疼感最强烈,而且打断了也看不出来伤。刘剑飞一字一板地说,真功夫就是将对手打成重伤却不出一滴血,痛得他杀猪般地叫唤,旁观者却觉得这是假装喊疼。他上次打煤场上那个霸道的壮汉,就是用这一手儿。

刘剑飞讲这些凶狠的话,表情却平静得像冬季无风时的海港。这令我敬畏得五体投地,并渐渐地热血沸腾。然而,刘剑飞最反复强调的是怎样逃脱——当你被人家扔进井底时,你应该怎样逃脱;当你被人家用绳子捆绑时,你怎样逃脱;当你被人家掐住喉咙时,你怎样逃脱;当你被人家逼到悬崖或关押高楼之内,你怎样逃脱。刘剑飞将我拎到一个废弃的吊车架子上,他嗖嗖地就爬上去,然后运动员跳水那样,凌空跳下。我说,我也敢跳,我曾在学校打赌跳过二楼。说着我就爬上去,但坦率地说,爬到一半时我就有点打战的感觉,这肯定比我曾跳过的学校二楼高。但我决不能露出半点畏缩的样子,像刘剑飞一样嗖地就跳下来——噗通一声撞到沙滩地面。我浑身一震,但坚持着站直。

(孔祥宝先生摄影作品选)


刘剑飞笑了,说他跳下来像扔棉花,我跳下来像摔地瓜。然后他又爬上去,果然,嗖地一下,落地时声音很轻。我不服气,再次爬上去,还是像摔地瓜一样,噗通一声撞到地面。刘剑飞并不嘲弄我,他认真地教我,身子在空中要勾成一个“之”字,弯曲的关节处就等于弹簧——不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要苦练。

我说师傅你放心,我绝对能苦练。

我练功的劲头更足了。而且也学刘剑飞的气质,不露声色。我发誓练出真功夫,特别是高空落地时,不会出现“噗通”声。我大练特练,有时摔得我五脏错位。当我终于第一次从吊架上无声落地时,一贯冷漠的刘剑飞竟然给我拍了巴掌。我发现,刘剑飞对我的胳膊狠下功夫。他一次又一次打肿我的胳膊,一次又一次给我搓擦他那宝贝的药油,并特别仔细地观察胳膊皮肤,他决不让胳膊破一点儿皮,他说把胳膊练得老皮厚茧的不是真功夫,真功夫是把胳膊练得和没练一样,看上去细皮嫩肉,实际上却硬如钢铁。

刘剑飞说,只要我练成了真功夫,他就带我走遍天下。我听了真是欣喜若狂,觉得刘剑飞不仅是全世界最能的能人,也是最好的好人。

(未完待续)

 

邓刚原名马全理。曾任辽宁作协副主席,大连作协主席,今为中国作协名誉委员,《人民文学》编委委员,中国海洋大学驻校作家。发表作品数百万字,译成多国文字,并多次获全国及省市优秀奖。作品改编成影视剧本《站直喽,别趴下》、《狂吻俄罗斯》、《澳门雨》等多部。)

 


Copyright © 天津塘沽区舞蹈技巧交流组@2017